单调递简
倒置琴弦无法弹奏,这是万物的定律
innerbtn 2

我给洗碟机跪下了,性转是什么世界的宝藏。

innerbtn 116

【底特律/G900G】当我们在谈论仇恨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当我们在谈论仇恨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warning:暴力描写


  “我的一个朋友。”对面的仿生人拉开椅子,坐下来。“我需要帮他咨询些事情。”

  “请便。”我随意地伸出手,做个邀请的姿势,另一只手用圆珠笔在记录板上敲着。心理咨询师大概是这个高科技时代用笔的最后一个职业了,毕竟没人希望自己最难以启齿的隐私被黑客盗用。我当心理咨询师快五年了,不是没遇见过仿生人咨询心理问题,但没有一个像现在这位一样让我好奇。他不是个普通的仿生人,没有在橱窗里展示过,或是出现在邮购目录上。“我该怎么称呼你?还有你的朋友?”

   “...

innerbtn 60

【DBH/马康】跳吧!康纳!

Warnings:科幻,私设多如山,脑洞来源于约翰·斯卡尔齐《垂暮之战》,然而被我做了超大的变动……不过本来也不是那个背景(。)越看越沙雕,这就是篇爽文。感谢能坚持阅读的你哈哈哈


0

多年以后,早晨马库斯睁开双眼,还有股难抑冲动想猛跳起来,推醒身边的仿生人士兵,大喊大叫说金岛就在眼前。过上一会儿他才迷迷糊糊地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床垫柔软的让他发晕,而身边的康纳会问他发生了什么。

马库斯会说,我梦见军队,金岛,还有你。


1

2035年,仿生人以人类附属用品的身份普及。cyberlife的大幅光标广告写着“比一辆车更便宜!即刻拥有”,遍布了以底特律为中心的文明...

innerbtn 67

换一个就好

换一个就好

        RK900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如果是个人的话,就要被淹死在自己的血里了,但他用不着呼吸,所以这不算什么。他的手和脚都别扭地弯折着,像个调皮孩子的玩具,玩了三四分钟就被扔掉的木头玩具,关节都被掰断了,一个笑料,坏孩子会举着他到处炫耀。他的钛在一点一点流光,流得到处都是,头上,脸上,眼睛里。钛接触到空气也还是闪闪发亮,蓝得生机勃勃,哪怕他被搬走了,他的钛还是会在地上闪闪发亮,挺讽刺的,尽管900说不上原因。假如有人和他说过什么是死的话,900可以明白自己的状态——他快死了。他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对...

innerbtn 55

【马康】忧郁的仿生宇航员

忧郁的仿生宇航员

BGM:忧郁的宇航员


  马库斯爱上了一个人。他虽然近在咫尺,可又像和马库斯隔着一整颗星球,一整条银河,一整个星系,一整个宇宙。

  我就是一个忧郁的仿生宇航员。马库斯对着他的朋友们强调再三,一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追上星球的宇航员。

  马库斯不知道诺丝她们私底下叫他“患相思病的仿生傻瓜”。

  马库斯的(仿生)人生很精彩,有快乐也有痛苦,有亲情也有友情。所以是时候体会一下爱情了。遇到他之后,马库斯开始变得思虑重重。今晚的星星很明亮,一定是因为他;这种颜料真漂亮,一定是因为他;下午的会...

innerbtn 115

【底特律】【马库斯/康纳】和我谈谈春天

【底特律】【马库斯/康纳】和我谈谈春天

  tell me about Spring


我亲吻赤红的树叶和瞌睡的嘴唇

树叶在飞翔,嘴唇在瞌睡

——我在世上不再寻找别的利益——

                             ——茨维塔耶娃《我亲吻赤红的树叶和瞌睡的嘴...

innerbtn 125

【底特律】【马库斯/康纳】沃伊特·坎普夫移情测试的适用范围

*沃伊特·坎普夫移情测试出自《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么》

*ooc肯定有(emoji笑哭)感谢阅读!


1

  “德卡德,你今天走狗屎运了。”

  对面的人放下咖啡杯冲我开玩笑,我只向他比了个中指,然后走上楼梯,拉开警督室的门。

  加兰德警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从桌上递给我一张名单。“这是给你的。戴夫在医院接受治疗,他被那个叫诺丝·韦斯特的仿生人袭击了,腹部中枪。”

   我盯着他,“所以现在我要来追捕这些仿生人?”

   加兰德警...

innerbtn 217

【底特律】【马库斯/康纳】你喜欢重金属摇滚乐?

你喜欢重金属摇滚乐?


*是 @一大条老狍子⭕️ 太太的高中生设定!我太喜欢太太写的文了,我要向您表白!!(喂

*马库斯邀请康纳去听重金属摇滚音乐会,事实证明这一切只是个误会。

*ooc肯定有(笑哭emoji),感谢阅读!私设汉克是副校长(这事情太复杂了我不愿意谈它(扶额))


  “就是这样。我听了他的mp3,然后,哇哦,你们能相信么?他听死亡摇滚?”马库斯尽量平静地阐述,可最后还是忍不住用手扶额头。

  对面的诺丝,赛门和乔许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人都有点怪癖。”诺丝耸肩,又挖了一铲芭菲。“不过是你心目中的形象...

innerbtn 25

Give me a date!

*盾冬,神烦警探au
*巴基性格介于詹冬之间
*史蒂夫有秘密(?

金发的年轻警督穿着正式,警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用礼貌的微笑回应路过姑娘们的眼神和搭讪,还有各色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他推开警局的玻璃门,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他人生中第二美好的一天,成为布鲁克林片区警督的第一天,警员都友好和善地和他碰拳,恭喜他并欢迎他……幻想很美好,假如没有——
假如没有一个男人揪着他的警服跌跌撞撞地从楼梯底部爬起来把他的徽章碰得满地都是然后握着他的手猛晃不止的话。
“新警督!欢迎,太欢迎了……你叫什么来着?”
罗杰斯警督的笑容冻在脸上。“罗杰斯。史蒂夫·罗杰斯。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巴顿。克林特·...

innerbtn 20

一减一

一减一


summary:史蒂夫的书桌里有一封不会寄出的信。


致 托尼:

    我很抱歉当时不辞而别,也很抱歉现在打扰你,但我想你是唯一一个身在事中,又不会像我们一样痛苦的人了。

    让我开门见山吧。巴基死了。山姆和我抬的棺,他葬在了瓦坎达,感谢陛下。山姆说他不喜欢巴基,可他还是哭了,旺达在葬礼后去了爱尔兰,我们不想打扰斯科特和克林特。托尼,假如你看到这里不愿意读下去,就请你将这张纸撕碎,烧毁,做什么都可以,写下这份信对我已经是一种宽慰。...


innerbtn 94

情人节

一篇虹林檎一篇稀有蝶,情人节快乐

Silk rose


  瑞瑞是个设计师,她总得自己做些东西。别人做不出来,我亲爱的,她们看不懂我的设计,也不懂里面的东西。她这么说。于是瑞瑞总是剪着,量着,口袋里总是揣着软尺和剪刀。小蝶喜欢丝绸被剪刀剪开的模样,特别是瑞瑞的动作,她总是很轻柔,又很迅速,像她们在划船的时候,水面被轻柔地拨开,鱼不会醒,丝绸也不会醒。

  小蝶会去照顾动物,当瑞瑞潜心于她的作品时,不时地去替她拿缝衣针和丝线,有些是紫色的,有些是粉色的。瑞瑞把它们穿在一起,手臂抬起来变成一个好看的角度,她的眼镜反光,在桌子上变出一个亮亮...

innerbtn 68

【主教扎】阴霾渐袭

阴霾渐袭

/穿裙子的死神&临死的音乐家,crossover

/主教扎


请您不要再笑了。死神说。

金发的音乐家淹没在自己的笑声中,并没有听见他的请求。或是命令。死神想,他们大多数会哭,或者是疯狂而绝望地笑,以为自己并非死期已至。但这位白衣的音乐家显然不属于任何一种。他在嘲弄死亡,死神有些不快地想,他在嘲弄我。

死神转而看向在笑得直蹬腿的音乐家一旁的孩子,阿玛迪瞪着他,手里的羽毛笔尚在滴血,像从哪只红天鹅上刚拔下的羽毛。

如果您能停下来的话,您就有更多的时间决定遗言了。死神再次声明。

音乐家“砰”地坐起来。我真的要死了么?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我的安魂曲也没有写完...

innerbtn 91

人死后有那么多去处,而且我们还在不断创新着。

古早的人类渴望天堂,回到被驱逐的地方,因为没有人能承受失去的痛苦,上帝惩罚我们因为我们穿着得体。但穿着不得体成了耻辱。所以活着的人再没有一个能上天堂的,赤身裸体的婴儿成了天使。上了天堂后你又想做什么呢?那里没有知识,更没有生命供你享受。所以又有了地狱。地狱好像比天堂快活一些,因为痛苦毕竟是真实的痛苦,而欢乐可以是虚伪的欢乐。死神也在这儿,你可以讨好他,让他带你在时空中穿梭。死神长得像破落诗人,眉眼带着交际花的色彩,指尖总掂着一支半燃的香烟。他为死者颂悲歌,却不会过长地为他们悲伤。地狱是个好去处。

但是我想被放到玻璃罐子里,切成三段,裱上画框,镀

innerbtn 138

花开春意满

--

寻常的明睛是没有花的。


--

我在遇见西门以前也去过明睛,那里的雪是全眼宗最安静的雪,树枝曲长毫无绿意,夕阳轻轻落在雪面上,碰一下就会碎一样。我的听力很好,却仍是什么也听不见,连风在明睛都收敛了气息,不愿被人察觉似的。我在那里总待不长久。直到遇见西门。


西门从不忌惮明睛的静和冷,他的眼里自有另一个世界。看过几次他使瞳术,也渐渐熟悉之后,我终于想起要仔细看看他的韵纹。西门听我提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意外,又马上爽快地答应,我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明睛顷刻间飘起花瓣,蹭过我们的双颊。


西门眼里有朵五瓣桃花,和他惯用的桃花扇上的花瓣如出一辙。他...

innerbtn 41

片段

/稀有蝶


她想,那怕是过于早的时候了。当她们还不满二十岁,意气风发的时候,不过意气风发这个词安在她身上真是太不合适,她总是收敛自己,把自己包裹在一层属于自己的壳里。有人过来敲了敲又走了,只有瑞瑞用涂得好看的指甲优雅地敲她的壳,扑簌簌敲下来一些碎片,然后问她:嗨,我能进来么?她只好轻轻点头,仅仅如此也花费了她太多太多力气。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稀里糊涂地她们就走到一起,瑞瑞用一直温暖的手掌牵着她走,她只能跟着跟着,到后来也便习惯了。

到现在她们已经过了意气风发的年龄,到了周末就窝在家里,瑞瑞把紫色的毛毯盖在身上,撩起一角问她要不要进来,用慵懒而甜蜜的语调,她乖乖走过去,...

innerbtn 90

言语为何物

What are words

言语为何物


黛西:

黛西又受伤了,她龇着牙在便利店买了两袋创口贴,店员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有点戒备的样子。黛西并不在意,她在排队的时候又拿了一听可乐,想起阿杰以前总是从她手里抽走她的可乐,换成苹果汁,黛西总是不乐意,自己买几瓶堆在家里,结果最后也是慢慢爱上喝苹果汁,来了这里后没有了苹果汁也没有了阿杰,她便又开始喝可乐。

走出便利店,外面是一片炸开的灯红酒绿,有些远,很刺眼。

黛西眯了眯眼,边慢慢走边往脸和手臂上贴创口贴。吉他留在酒吧里了,连带着她的外套和钱包。黛西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去,看起来今晚不像会下雨的样子,虽然会有风,但总比睡在街上好。...

innerbtn 38

【稀有蝶】舞会

舞会


  “拉瑞媞小姐……?”

  “怎么了芙罗珊?”放下口红,拉瑞媞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桌上的瓶瓶罐罐,镶了边的镜子在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倒映出她。拉瑞媞坐在椅子上转身,对着芙罗珊微笑。

   被叫了名字的姑娘习惯性地打了个哆嗦,“啊,那个……舞会就要开始了,拉瑞媞准备好了么?”芙罗珊又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裙子,布料轻柔温暖。裙子是拉瑞媞给的,三天前,附带着舞会的请柬。

   “记得准时一点,亲爱的。”但芙罗珊只是紧紧抱着装裙子的布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忘了,芙罗珊并不擅长...

innerbtn 102

【虹林檎】时空裂缝

   黛西无处可去了。

   上一次演出好像已经有一个月了,那个酒店老板还抠得很,黛西和他唇枪舌战了好久,他才把比原先说定的少了不少的演出费用给了黛西,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让黛西在临走前回头冲他比了个中指,然后加速冲进寒冷如匕首般的夜风里。她不想哭,也没有什么胜利的感觉,黛西只觉得累。真累。

  眼下,黛西摊在沙发上,拿起一旁的日历又丢开。看了又怎样?自己就像活在一条时空裂缝里一样,头昏脑胀地坠落,沿途全是走马灯式的人和物,各色各样交杂在一起什么也看不透。至于被扔到哪里,就看运气了。中五百万和出车祸对现在的黛西来...

innerbtn 74

【虹林檎】ESCAPE

私奔

ESCAPE


  说实话,黛西有点无聊了。


  阿杰是不错,是很好,但她有点无聊了。阿杰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直奔果园,七点半的时候回来,给刚睡醒的黛西一个新摘的苹果,还带着露水呢,洗都不用洗。两人共进早餐,看下维罗娜带回来的彭尼维尔日报,感慨怎么萍琪又开派对,瑞瑞又得出差,小蝶新宠物又闹事情。阿杰笑着说,以前报纸上还有你呢,胡乱下雨搞砸了宴会,把这里那里搞得乱七八糟。黛西说我可不像你,模范公民,上报纸全是好事。


  阿杰喝了口果汁,不置可否。结束早餐,阿杰凑过来吻下黛西的额...

innerbtn 11

【覆叶街】法师温蒂

法师温蒂

Wendy the magic user


  我跟着雷德走下楼梯,走进她的下水道。

  “你看见那片枫叶了么?”

  在我专注于木阶梯发出的令人心安的声音时,雷德说。她随后指了指下方平台的一张长桌,那里散乱着普通的纸笔,对此我报以极大的兴趣。桌上还有个相框,里面是一片枫叶。如果是一片普通的枫叶,我想,应该不会这样耀眼,像一小团火焰,或许会时刻照亮雷德的长桌,照亮她的文字。

  “我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枫叶。”

  “也许你应该见见温蒂,她在这片枫叶上加了点...

innerbtn 16

【覆叶街】下水道诗人雷德

下水道诗人雷德

Red the poet


他们总说她“臭名昭著”。

然而指的其实是下水道的气味。


————————

  我收到那封写满字的信纸已经有一周了。

  仔细来看,这封信的字还是很清晰易懂的,但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被它吓一跳,因为这张纸几乎像被泼上了某种永不褪色的墨水,密密麻麻,简直就像个玩笑。我拿着它楞了许久,然后把它草草夹进《爱情半夜餐》里。

  四天后的夜晚,没有任何值得记录的文字在我的脑子里,我郁闷地翻开《爱情半夜餐》,这张纸便轻飘飘地落在了桌上。作为一个作家,在作家奇异的好奇

innerbtn 31

How to get dressed

How to get dressed?

Cp:虹林檎


*作者是个没穿过裙子的大傻子;)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她们俩结婚,我们也要穿礼服?”

  黛西陷在一堆布料里(当然是她搞乱的),用手指掂起一条裙子边上的蕾丝,丝毫不遮挡脸上的嫌恶神色,“这些东西就和泡沫似的,它们让我觉得根本没穿衣服。”

  “没办法,你知道瑞瑞的性格,她要是看见你在婚礼上不穿礼服,只怕会把自己的婚礼都忘了。”阿杰用手夹着抹胸裙往上提,“……但是,这,也,太紧了。”阿杰深吸一口气,憋了四五秒,把身后的拉链猛地往下拉。“只...

innerbtn 71

苹果烈酒

苹果烈酒

Applejack


*RD视角

*Applejack也有苹果烈酒之意


   似乎在彭尼威尔这个小镇里,是没有人不知道苹果烈酒的。无论你走到哪一户人家里,酒柜里最显眼的地方总是一瓶彭尼威尔产的苹果烈酒。务实的来说,苹果烈酒并不是人们的主要饮品。曾经有个人对这款酒太过着迷,高调地宣布他除了这酒什么都不喝,结局是他整个人陷在装酒的木桶里被人们抬去了医院。但是,苹果烈酒的“多用”无需多言,有人用它沾着馅饼吃,有人用它调鸡尾酒,甚至有个心血来潮的画家用酒作了幅画。总而言之,除了单纯地饮用之外,苹果烈酒的用处和好处多到数不完...

innerbtn 27

寻梦维也纳

寻梦维也纳

Cp:虹林檎


*送给温爹的生贺!!十分简陋又不好吃……

*看完《摇滚莫扎特》和向爸的画的脑洞

*为什么是维也纳?我也不知道。比较顺口??


  从熙熙攘攘的车站里迈出来的瞬间,阿杰叹了口气。

  ……维也纳真美。是的,眼前的男女都穿着考究,街道有条不紊,明朗的阳光跳动着打在树上像金镀的音符,这画面就像一首和谐流畅的曲子。

  阿杰放下手中的皮箱,在感慨的同时突然感觉到后悔和不安。自己毅然决然只身踏上列车,挥别家乡的亲人和朋友来到这里,这个音乐之都,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些只活跃在...

innerbtn 24

GA

Great adventure

伟大冒险

CP:虹林檎无差


*给亲爱的红爸,你的画真是我的力量(脑洞)源泉!

*近似于胡言乱语,红爸不要嫌弃啊


   Apple jack一直有个梦想,她想要一次伟大冒险。而这次伟大冒险里,必不可少的就是Rainbow dash。


  这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你甚至有点晕眩,不知道是因为远处刺眼的灯光还是近处的她。

  所有的一切现在都在明暗中变换,在她背后模糊成...

innerbtn 32

烟花,子弹和糖块

烟花,子弹和糖块

Fireworks,bullet and candy


*Hold me tight 后篇

*伪正剧向

*辣鸡文笔……


  她也上来了。


  上校听见木梯的咯吱声,腾了腾屁股,给来者挤出一个位置。金色头发的姑娘道谢后落座,她们的衣服轻轻摩擦。黛西把双腿伸开,搭在屋顶的瓦片上,一只手摸摸索索地去牵阿杰的手,阿杰回扣住她。


  她们在夜幕星辰下静静坐着,胸腔中翻涌起很久不曾造访的纯粹的喜悦——战争结束了,终于。黛西听见下面人群爆发出欢呼,“哦,她...

innerbtn 31

Hold me tight

Hold me tight

*掺了些许私设的s5e25

*军官RD,厂工(??)AJ

*就当是关系确定了呗


  她回来了。

  你听见她的脚步声在谷仓外响起,一如既往的疲惫而沉重。是昏暗的夜,夹杂着奔跑声,寻求帮助的低吟和压抑的哭泣。哭出来吧,你暗自叹息,没有人会责怪你的。和前几次一样,你早就备好了绷带和药膏,那堆东西整齐地码放在一边。你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医生,与正规的军医相比更是差了一大截,连最简单的绑绷带都要费上不少时间。你实在搞不懂她为什么总来你这儿,但你没法拒绝,就是没法。你起身,想倒杯水给她,转念又换...

innerbtn 24

保释之后

After Bail

保释之后


CP:虹林檎无差

声明:我是个法盲。


  你看见她了,就在那门口的台阶上。

  她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穿着三天前的那件白色T恤,衣服右下角的彩虹闪电标志显眼得很。她脸上贴了块邦迪的胶布,你前天捎过去的,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摘下来。她已经不再是三天前那副乱七八糟的模样了,嘴角和额头上的伤口不再流血,就是肩膀上那几块深色的印记也许得好一会儿才洗得掉。

  她显然也看见了你,挥挥手,从暖黄色的灯光里走出来向你身边。你把夹克递给她,她套上,把彩虹色的头发从衣服里掏出来...

innerbtn 39

CLOSER

CLOSER

cp:虹林檎/appledash

设定提示:AJ编辑/RD酒吧驻唱


  “怎么样?”

  丹尼尔的脸在眼前逐渐清晰。我重新闭上眼睛,火车的窗户紧闭着,车轮与铁轨撞击声沉闷且刺耳。我在往何处去?彭尼威尔。我叹了口气,彭尼威尔,多久了?四年。四年前我带着个轻飘飘,好像空无一物似的背包登上了开往曼哈顿的列车,我还记得那晚的一切。站台,列车,风,暮光她们。她们的脸在四年的忙碌里也渐渐模糊了。说实话,我应该期待什么更多的呢?

  ……黛西没来。四年前的我坚决拒绝了暮光把黛西叫来的建议,现在的我则后悔极了。...

©单调递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