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呼啸的汽笛与惊喜与完美计划

呼啸的汽笛与惊喜与完美计划

**给无敌可爱的乐聚聚 @活泼开朗傻逼乐 ,画画超好看你们快去看啊


  哐哐哐……

  呜——————

  金好像听到了呼啸的汽笛声,那时他正走在灯火通明的路上,所有的指路牌都指着家的方向。他背着背包,甩着手提箱,箱子上的金色箭头也指着家的方向。没什么人,也许是在深夜。然后金看到前面的路灯下有个熟悉的人影,他把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站姿笔挺。金的笑容掩不住了,他对着那人挥手,用尽全身力气大喊——

   “格瑞!”

    远处快速驶过的发光的火车发出清晰响亮的汽笛声,响亮的喊叫声变成了低语呢喃。

    金迷迷糊糊间又叫了几次格瑞的名字,才清醒过来。……是梦啊。他费了点劲才把脸从玻璃上拔下来,揉了揉。竟然靠着玻璃睡过去了,真倒霉。金龇着牙想,脸颊传来的酸痛感太过真实,金简直怀疑就是它扰了自己的美梦。以前的话还可以靠着格瑞的肩,虽然每次醒过来都要被教训一番,但格瑞从没有在金睡着的情况下抽走过他的肩膀。金不自觉间怀念起格瑞的肩膀,与冰凉坚硬的玻璃比起来简直好上了千百倍。很稳,很值得信任。不愧是格瑞啊。这次回去争取再睡一次格瑞的肩膀吧!金这时开始为自己的发小自豪起来,因为格瑞比一块玻璃好太多了。    

  不管怎么说,金重新集中精神,要到了吧?目的地。

   金看着窗外渐渐明亮的灯光,城市逐渐取代了平原稻田,金哇地感慨了一声,瞬间原谅了那块玻璃,把手掌贴在玻璃上往外看。

  马上,就到家了!

  金绽开个大大的笑容,在窗玻璃上用手指写“家!”“HOME!”“格瑞!”,然后抽回手捏着下巴,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嘴角像是要翘到天上去。他重重地靠回椅背上,把背包紧紧搂在怀里,激动得直想蹬腿。怎么还没到啊!我来倒计时吧,5、4、3、2、1——还没到?那再来一次,5、4、3、2、1……

  呜————

  伴着车轮撞击铁轨的声响,金满心的欣喜像是能带着他飞起来。到时候,金开始陷入幻想,我要跑,我要跑出车站,跑在街上,喘得多累我都不怕,我要一路跑回去,然后按门铃,格瑞开门的时候右脚发力抱住他!就是这样一气呵成!格瑞,你逃不掉的!金简直要为自己的完美计划编首押韵的小曲了。

  快点啊,快点到啊。金晃着脚,笑意怎么都收不住。

  金是提前回来的,本来还得留一天他却急急忙忙地坐上最后一班火车往家赶,同行的凯莉好奇原因,金就和她说:“我要给格瑞一个惊喜!以前都是他来接我,多没意思啊,这回终于轮到我去找他了!”金看着凯莉的表情,才想起要提防她,“凯莉!你要帮我保密啊!不要和格瑞说!”凯莉笑着保证,等金大包小包匆匆离开后,拍了拍紫堂的肩。

  我不和格瑞说,不一定紫堂不和格瑞说,对吧?

  呜————

  最后一声汽笛,火车渐渐减速停下来。金像是脚底喷了火一样蹦起来,同时敏捷地把背包背到身后,从上面的隔板上拿下自己的箱子,像梦里一样甩着奔向出口。我的完美计——划……爆炸般的火苗呲地一下熄灭了。

  怎么了呢?格瑞就在外面等着呢。手插在口袋里,站得笔直。

  金不失落,只是有点惊讶而已。“格瑞,你……”

  格瑞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金给的围巾松松地绕在脖子上。他上前几步,戴着手套的手往前,想接过金的行李箱。格瑞看着金,“走吧。”

   回家去。

   金盯着格瑞,右脚发力,冲上去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我回来了。”

   一半的完美计划也能算完美吧。他想。


  END

**不甜不要钱((

**第一次给乐聚聚配文我好紧张

2017-07-05
 
评论(17)
热度(209)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