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稀有蝶】舞会

舞会

 

  “拉瑞媞小姐……?”

  “怎么了芙罗珊?”放下口红,拉瑞媞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桌上的瓶瓶罐罐,镶了边的镜子在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倒映出她。拉瑞媞坐在椅子上转身,对着芙罗珊微笑。

   被叫了名字的姑娘习惯性地打了个哆嗦,“啊,那个……舞会就要开始了,拉瑞媞准备好了么?”芙罗珊又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裙子,布料轻柔温暖。裙子是拉瑞媞给的,三天前,附带着舞会的请柬。

   “记得准时一点,亲爱的。”但芙罗珊只是紧紧抱着装裙子的布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忘了,芙罗珊并不擅长社交,拉瑞媞印象中的她总是拘谨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想加入对话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一直沉默到结束。

   “如果不乐意的话也没有关系。”拉瑞媞笑着拉住芙罗珊的手,“这次是个舞会,我本来想我们几天前的那个舞会不错。”

几天前的晚上拉瑞媞敲开芙罗珊的门,说要教她跳舞,芙罗珊还是那副不太明白的样子,犹犹豫豫地答应下来。此后几天拉瑞媞来的时候就有了蛋糕和茶,跳完几次,两个姑娘会坐下来聊会儿天。大多是拉瑞媞讲自己的服装店,抱怨下难缠的客人,芙罗珊也会讲几句自己的建议,并且婉拒拉瑞媞帮她涂指甲油的盛情。到了现在,拉瑞媞已经不用提醒芙罗珊的脚步,也无需担心自己会踩到她的裙角。芙罗珊似乎也喜欢上了这支舞,她在舞蹈中的动作愈发流畅自然,脸上也带了点害羞似的微笑。真好看,拉瑞媞想。

给芙罗珊的裙子是早早就设计好的,适应了慢步舞的要求,顺滑的缎面上绣着几只蝴蝶。选布料的时候就知道她穿上一定会合适,拉瑞媞看着芙罗珊,露出她的招牌笑容。“当然,我可是早就准备好了。还有,芙罗珊,换双鞋。”

芙罗珊看到那双高跟鞋的时候像是快要晕过去了,“拉瑞媞,我不行的……”

“别开玩笑了亲爱的。”拉瑞媞走过去蹲下,帮芙罗珊系好鞋子上的蝴蝶结,“感觉怎样?千万别勉强。”

“很合适。谢谢你,拉瑞媞。”芙罗珊的声音越来越低。

“怎么了姑娘?别想临阵脱逃了,我已经通知了阿杰和黛西,暮光和萍琪也会来。作为我亲自挑选的舞伴,你可要尽责啊。”拉瑞媞站起来,顺便帮芙罗珊捋平裙子上的褶皱。她握住芙罗珊的手,等着她的紧张的微笑。

“……走吧?”

“嗯。”

END


第一次写稀有蝶,真好啊她们……


评论(10)
热度(30)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