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地图终结的地方

地图终结的地方


**我觉得这是个童话

—————————— 

  这里的夜晚肯定没有风笛,也没有飒飒的鬼一样的风声。带着刀的旅者拿着地图,只有半张,上面是手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迹,两个地方都被画了圈,一个又被涂去。地图上的路细小而狭长,一直蜿蜒到纸张的最上方,还没有结束。

 

  而他,年轻的旅者,此时此刻已经到了地图终结的地方。如果他有一台精密的仪器,仪器会告诉他他正站在纸的边上,和裂缝融为一体。他四处张望,树林在日光下静寂地站立在一旁,有条河流从中流淌而过。他的背包外别着一盏提灯,摩擦布料的时候会发出轻轻的响。比起白天他更像夜晚的常客,有种东西把他与黑夜间紧紧相连。

 

   他收拢了地图,走向不远处的木屋。

 

   木屋里住着同样年轻的护林员,他的眼镜腿一跳一跳的,像只受惊的兔子。护林员抠着他的木门问旅者。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旅者点了点头却没有回话。护林员看见他手里的攥成一团的地图,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他已经为太多人指引方向,都可以在门上别上指向标的标记。

 

 “好了,如果你想去的是玛什鲁姆森林,往左;如果你要去克里斯塔峡谷,直走便是;如果想去的是艾斯瀑布,那就请你赶快调转步伐离开吧,那里正值汛期,碎石嶙峋,既没有好景色也没有好天气。”

 

    护林员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方向,他深知所有的旅人都会就此满意,有些礼貌的人会留下感激,偶尔的好事者会缠着他多说几句。但好歹他可以就此脱身,回到他日复一日的报告里去。他拉住门扉,“再见。”

 

    可是旅者推住木门,一言不发却无比坚定。他的刀明晃晃的,惹得护林员畏缩地往后小退,木门也再次被推开。

 

 “感谢你的指向,但我并不需要。我是来寻找一个人的。”旅者说。

 

    寻找这个词在护林员的生活里并不罕见。有时他的任务就是寻找森林里的一些东西,最新的枫叶,每天早晨被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的树。有些是工作需要,有些是兴趣使然。总之寻找是一件占了不小份额的事情。但寻找一个人,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护林员想起搜救队的人,他们的腰间都别着长长的钩子,穿着高筒靴,每天早上不喝杯冒白烟的咖啡加酒就没法工作。他们很聒噪,但并不算惹人厌烦。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个旅客,他的脚步轻盈,面色凝重,只会在目的地稍微舒展开眉头,然后又进入前行。从他的嘴里听到寻找一词,就像蓝色的天空里出现了红色的群鸟,突兀又让人好奇。

 

 “你是搜救队的人么?”护林员问。

 

    旅者摇了摇头,手依旧撑在门上。

 

“我来寻找我的朋友。他邀请我同行却只留下半张地图,而这里便是地图终结的地方。”旅者把地图递给护林员,后者展开一看,树林和溪流的简笔画十分抽象,他有些佩服能找到这里的旅者。

 

 “你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呢?”护林员挠了挠头,“我不一定见过他,不过我可以尽我所能告诉你。”

 

“他最显眼的是金色的头发,带着淘金者在河流中找寻到的金粒的光芒。如果你见过他,他一定是笑着的。他会攥着他的背包带,和他姐姐一样,另一只手的掌心对着你打招呼。”旅者娓娓道来。他一定和朋友非常熟悉,熟悉到能想象出这样如此生动的画面,护林员想。“第一句话永远是自我介绍,背包看上去就很沉。他对陌生人很有礼貌,如果问完了路一定会向你道谢,也许会要求你陪他聊天。他其实很聒噪,不是吗?”

 

    最后一句话与其说是问句,不如说是自言自语更好。

 

“你和你的朋友一定很熟。不过,他为什么不直接给你整张地图呢?”护林员问。

 

    旅者上下打量着黑发的护林员,“他总是这样,喜欢开玩笑。但我不是。这次的旅行是他的邀请,他说那么疲劳冷酷的比赛以后,我们需要一场旅行。于是他把我的东西装进背包,约好早晨出发后却自己提早离开,只留下半张地图。”

 

    旅者的嗓音低沉有如林叶私语,他回想着自己的友人,背后披上了一层阳光。

 

 “你愿意进来坐坐么,我想我可能有些线索。”护林员说。

 

    旅者道谢之后在屋里坐下,护林员走进自己的房间。

 

 “银色头发,紫色眼睛,现在看到还能想到那个所向披靡的no.2。”护林员关上门,扯下黑色的假发,他正了正眼镜,“你就不怕他不来?”

 

    窗前的人旁听了对话的全程,他笑嘻嘻地把帽子往上顶了顶。“总之谢谢配合!不过我知道他总是会来的。毕竟我们是爱人。”

 

 “等等?什么时候的事?”护林员惊诧地问。

 

 “马上的事。”

 

    金在阳光里微笑着挥了挥手,攥着他的背包带走向他的将来的爱人。

 

    END

 

 

 

 

 


2017-07-15
 
评论(13)
热度(92)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