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凯柠凯】金色余晖

***名字瞎起的

***ooc致歉

***我流理解

这样也ok么?

————————————

 

   “我不要。”安莉洁说。

     彼时她被套上华丽而沉重的裙子,上面的绣边让她眼花缭乱。一个侍女在打理她的头发,一个侍女在整理她的裙裾,一个侍女在为她戴上首饰,那些金闪闪的东西除了压抑她的呼吸没有别的用途。安莉洁讨厌它们,也讨厌她们,尤其是站在她面前抱着臂的女人,她带着一副金边的眼镜,表情像是被人钉在脸上,万年不变的黑裙子古板、死气沉沉。礼仪老师,安莉洁回想到和她初见的时候,她对安莉洁友好的微笑不为所动,只对她说了一句“你的笑不符合礼仪”,从此便是无休无止的训练,安莉洁永远也不能做到让她满意。

 “我不要。”安莉洁再次说,直直地盯着她的老师。

 “收回你的眼神。”老师严厉地说,“你没有资格拒绝。”

 “为什么?”

 “因为人人都想要的圣女一职属于你,你真应该为此而感激创世神,而不是在这里天天没礼貌地叫嚷着拒绝。”老师说,“有那么多优秀、懂礼仪的姑娘,而你却这么顽固不化,简直不可理喻。”

 “那就把圣女让给她们当吧,我才不稀罕。”安莉洁回嘴,老师皱了皱眉。一个侍女用力拉紧安莉洁的束腰,让她咳嗽不止。

 “你没有权力改变任何事情。”老师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外面的大厅布置还需要她的指导,宾客马上就要到了。安莉洁也必须出席宴会,这就是她在这里,被人像个玩偶一样摆弄的理由。

    我为什么没有权力?安莉洁想。为什么我要出席无聊透顶的宴会?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当圣女?为什么是我?

 

    安莉洁讨厌很多东西,比如这个宫殿,无聊透顶,只有花园还可以勉强一看;她讨厌她的老师,讨厌那些繁琐而毫无用处的礼仪。安莉洁不是没有尝试过认真学习那些礼仪,后果不是脸僵硬不已就是身体酸痛站都站不起来。

    她讨厌圣女的身份。每次月末的出门总是她最快乐的时候,但是无论到哪里,集市也好郊外也好,所有的人都不能直视她。人们低着头,安莉洁看不到他们的表情,想要什么直接拿就好,安莉洁只觉得索然无味,只好一个人跑到树林里看太阳看到傍晚,再慢吞吞地踱回宫殿。失落的心情只能藏起来,否则连这一点点的自主时间都会被剥夺。

    但安莉洁也有喜欢的东西。她很喜欢余晖,同样是金色却比那些昂贵的首饰更耀眼夺目,比它们的冰冷温暖太多。安莉洁喜欢坐在草丛里,抱着膝盖看着夕阳,世界静谧,时间都似乎减缓。她喜欢没有人的小路,喜欢偶尔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月光。

    她喜欢柠檬。理由很单纯,因为她的礼仪老师讨厌柠檬。安莉洁有一次溜进厨房的时候,她看见礼仪老师脸上的表情,一改往常的冰冷,她的表情古怪而可笑,像个弄臣。她一边捂着脸一边叫喊着“把柠檬拿开!”安莉洁在匆忙行动的厨子手里看见半个切开的柠檬,那抹黄色是那么骄傲一样,充满了叛逆的味道。

    我喜欢!安莉洁马上就喜欢上了这种“叛逆”的黄色,她在溜回房间的时候忍不住大笑,好像她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人。下一次去城里,她拿出自己的一部分积蓄买了一堆柠檬。安莉洁抱着柠檬,看到礼仪老师难看的脸,笑得如同常胜将军。她喜欢酸柠檬,越酸越好。

 

 “圣女小姐,准备完毕。”侍女们对着安莉洁标准地鞠躬,把安莉洁的思绪拉回来。

    安莉洁艰难地迈开步子,跟着侍女们走向大厅。

    远远地就能听见人们的笑声,矜持和礼节大过快乐。侍女为安莉洁推开门,她走进满堂灯光和注视。记得要怎么笑么?嘴角要上扬多少度?明明被告知了无数遍安莉洁依然记不清楚。她笑得一定很不对,人们看着她开始窃窃私语,她听见老师在道歉,“抱歉,安莉洁不明白……”

    不明白这个,不明白那个。安莉洁直接收住笑容,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就是这时她听见有人在议论,“你听说了么?雷王星的皇子都去参加了……”

 “什么?那这一届的结果不是显而易见了么?”

 “这可不一定,毕竟凹凸大赛这种改变命运的地方,什么手段都会出现……”

    接下去的话安莉洁没有听清,她只听见了“凹凸大赛”和“改变命运”。

    改变命运。改变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改变一无所用的礼仪。

    安莉洁笑了。决定竟然如此简单。

    她凑过去问,“那个凹凸大赛,在哪里?”

 

    在开往凹凸星的飞船上,安莉洁因为刚才的快速奔跑大口喘着气,她坐在最后面看着窗外的星空和远去的冰岛之星。那晚上,安莉洁抱着她的背包,觉得她从未睡得如此满足。

 

    冰界领主的出现让大厅里出现了几声羡慕的感叹,安莉洁看着身边出现的两块冰壁,自己也有些不敢置信地吸了口气。

    有人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问安莉洁要不要组队,安莉洁想了想,自信地说“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她快速地转身离开,心脏都快跳出来。

    楼上的凯莉倚着栏杆,咽下棒棒糖的碎末,嘴角上扬。她看着匆匆走出大厅的安莉洁——很有趣,不是吗?

 

    安莉洁靠着出色的能力马上攀上排行榜的前列,也因为从未和人组队而被人戏称为冰山美人。安莉洁发现自己可以操控冰之后,做了一个柠檬状的头饰戴在头上。

    凯莉作为最早的参赛者之一,排名始终在101位没有改变。“星月魔女”这个名字也才初露端倪。

 

    再见已是几周后的黄昏。

    安莉洁走出森林,走到悬崖边上。一下午的魔兽猎杀让她有些疲惫,她在悬崖边坐下,看着凹凸星渐渐落到地平线下的夕阳。……夕阳总是差不多的,安莉洁看着手上金色的余晖,紧绷的神经缓缓放松,气息也慢慢平缓下来。夜晚无须担心,她的原力在侦察和防御上都有不错的表现。

    安莉洁听见背后的脚步声。她皱了皱眉,一根短小的冰柱沿着地面快速穿行而过,直指来者。然后又是清脆的破裂声。

 “攻击前都没有警告么?真没礼貌。”女孩子的声音里掺着笑,丝毫不把安莉洁的攻击看在眼里。

    安莉洁起身对着来者,她看见一个拿着棒棒糖的黑发女孩,背后是粉红的月亮和浮动的星星。女孩看到安莉洁,给了她一个灿烂又有些危险的笑。“冰岛之星的下任圣女……为什么要来参加凹凸大赛呢?”

    安莉洁没有回话,她握紧拳头。

 “明明可以衣食无忧的,非得来这里拼命,不觉得很可笑吗?”黑发女孩把身子往前探了探,把棒棒糖塞进嘴里。“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凯莉。你是安莉洁,对么?”

   一丛冰刺在两人间出现,在凯莉脚边停下。

 “圣女什么的,谁当都好。我不要。”安莉洁看着凯莉,坚定地说。

 “嗯,真有趣。”凯莉往后退一步,坐上她的月亮。她的月亮带着她飘到半空。

   走了么……?安莉洁想,警惕地看着凯莉刚才的位置。明明把冰刺往她身上攻击了,被挡开了?

 “你该不会害怕自己当不上吧?”耳边传来的凯莉的声音让安莉洁一个激灵,在手上做出冰刃后马上转身,凯莉已经回到半空,翘着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别害怕,我不会伤你。”凯莉自顾自地剥开又一颗棒棒糖。“看你的样子是真的不想做什么圣女。你是怕自己做不好吧,觉得自己达不到别人的标准,不能成为别人想让你成为的人。”

   安莉洁咬紧嘴唇,冰丛突起直扑凯莉,被星镖击碎。

 “在大家面前装出很有自信的样子,本质上又不是。”凯莉摇摇头,“这样很累的。”

 “想打一架么。”安莉洁说。凹凸大赛里行动才是最好的证明。

    凯莉的眼眸里有什么在流动,她玩味地看着安莉洁,又绽开一个笑容,用手捧着脸说,“今天就算了,本小姐累了。不过要打的话,悬崖边那个人可是不错呢。”

   安莉洁盯着泰然自若的凯莉,背后传来人的惨叫和摔下山崖的声音。

 “就这样,我走了。”凯莉说。

  安莉洁转回身看着夕阳,那看起来像被烧起来。自信么……

  她伸手,接过空中丢来的东西。

  那是一根柠檬味的棒棒糖。

 

 


2017-07-20
 
评论(4)
热度(84)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