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从黑色的夜空望出去

从黑色的夜空望出去


——————————

 

  金踩着梯子一级级地往上,夜空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格瑞已经在那里了。金惯例地对着他笑、挥手,先把拿上来的枕头先丢在屋顶上,自己再蹬着最后一根横木爬上屋顶。他夹起枕头小心翼翼地踩过砖块,走到他们选定的“露营”地点,在格瑞身边坐下来。

 

  秋今天不在,她得跟着矿队去探索新的矿洞,也许明天回来,也许后天,也许永远不。临走前她把注意事项写成清单给了格瑞,金得到的是额头上的吻和一个拥抱。然后金踩在椅子上,扒着窗口看秋的背影,等她真的消失在远远的天际,连一点金色都看不见的时候。金从椅子上跳下来,蹬蹬蹬地跑到格瑞身边。格瑞,他说,我们今晚去屋顶上睡吧。

   

  格瑞起初并没有答应,他看着金,你会从上面摔下去,像以前在矿洞那次摔伤了腿。

 

  所以我才要带上你啊,格瑞。金摇了摇手指,你肯定会拉住我的。

 

  格瑞还是摇头。

 

  屋顶有一块平坦的地方,金说,我看过好多次了,没有砖没有碎石,只是有些斜,可是还不至于掉下去。而且,今天他们说会有流星,我想许愿。姐姐说的,对着流星许愿都能实现。金的眼睛亮闪闪的,好像真的看到了流星一样。

 

  格瑞从不纠正金的小孩子气的念头,但也从没有任由金胡闹。如果金的安全可以保证,他有时也不介意陪着金,权当作苦中作乐,在疲劳灰暗的生活中制造些亮色的火花。

 

  带我去看看。格瑞在金期待的眼神里说。金欢呼了一声,拉着格瑞就往外走,给他指那块平坦,并不算大的地方。挤一挤吧,或者我侧着躺。金生怕格瑞后悔,赶忙提出。被子和枕头也可以给你。格瑞摇摇头说不用,我们怎么上去。

 

  不久格瑞从邻居家借来梯子,两人一起把被子搬上去。他们坐在屋顶上,格瑞看着远方天空和地面接壤之处,金指着天空兴奋地说着我看到星星了!格瑞你快看,好亮啊!

 

  这时金发现自己忘记拿枕头,他对格瑞说你别动!,我马上回来!然后敏捷地穿过砖块湖,消失在屋檐边。格瑞则看着金安全地落到地面,急匆匆地跑进屋子才转移开视线。

 

  现在的金把枕头放在两人之间,往格瑞的地方蹭了蹭,两人坐着紧紧贴在一起,金带着温度的手臂贴着格瑞被风吹得有些凉的手臂,像刚生起来的火炉一样。他还因为刚才的奔跑而喘着气,一边喘一边急不可耐地嘿嘿笑,说格瑞一切就绪!我们等流星吧。

 

  格瑞想还是和以前一样,金总是更温暖的一个。他们以前也挤过一张床,通常是格瑞的床,金给的理由无非是怕黑,怕冷之类不好拒绝的,但格瑞等金上来后又觉得这都是借口,真正害怕的人不会笑得那么开心。金会往里蹭,直到和格瑞碰到一起为止。格瑞的床不大,金躺上去后小半个身子得悬空,这时总是格瑞往外让一让,再侧一点身子让金躺。谁先睡着没人在乎,最先醒的永远是格瑞。叫醒金这件事连秋都头疼,格瑞便索性不管,等金自己醒。那样的夜晚总是很温暖,梦似乎也更加温柔。

 

    他们一起从黑色的夜空望出去。

   

金往后躺倒,头靠着枕头。格瑞,夜空外面有什么啊?

 

星星。

 

除了星星呢?

 

有人。

 

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

 

你也有不知道的啊!金笑了,我以为格瑞什么都知道。

 

格瑞没有回答。金也安静地躺着。

 

外面如果有花就好了。金说,他仰头看着星星。什么颜色的都有。外面还有休息日和旅行。还有格瑞。金的手搭上格瑞的肩膀。你肯定会在的。对吧。

 

嗯。格瑞回头看了看金,后者依旧看着夜空,好像用眼睛就能望穿它。

 

他们又等了很久,夜空兀自地黑暗着。

 

没有流星了,金。格瑞说。

 

但是金已经睡着了。

 

END


***烂尾了

***给北老师 @东条北! ,爱您


评论(20)
热度(189)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