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短文三则

不自由落体运动

 

   意识到自己在坠落的时候,金至少已经开始坠落三秒有余。

   

   第一秒他只觉得冷。矿洞里一直都又湿又冷,微弱的阳光和灯光带来的热量微乎其微。下落时产生的风也划过他的脸颊,带着冷气钻进他的皮肤,让他直想发抖,或是已经发抖。

 

   第二秒他想到很多很乱的东西。他想到以前的梦,梦里也是这样,后背空无一物,没有依靠,全是黑暗;他想到以前乱跑时看到的歪斜的墓碑,上面写着摔下矿洞;他想到秋在走过一段窄路时紧紧攥着他的手,手心都出了汗;他想到自己受到的嘱咐——不要探出围栏,不要爬上岩石,不要大声喊叫。但是他爬上岩石,探出围栏,大声喊叫。

 

   第三秒他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金的下班时间到了,格瑞的也是。格瑞总是加一段时间的班,为了多挣那么一点零钱,用一小部分买几颗糖给金,让他在采矿很累的时候吃。秋在更底下,她通常自己回去。金便去找格瑞,格瑞在挺远的另一边,不过有一个简便方法,金可以从一块高耸的岩石顶上叫格瑞的名字。金爬上岩石,把身子从围栏探出去找黑暗中的一丛银色。他轻松地找到目标,格瑞正在擦着头上的汗。金喊道,格瑞!我们走吧!是因为他的声音太大了些么?支撑着金的围栏突然断裂,金便开始了他的坠落。

 

   金听人说过,这样的过程叫自由落体运动。他会一直自由地下坠,下坠,坠到矿洞的底部,然后会有人沉默地处理掉他,世界上从此再也没有金。金闭上眼睛。

 

   但是他停住了。他不那么自由了。尽管身体还在固执地往下,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减轻太多,他不可思议一样停在了半空。金感觉到手腕上传来温暖,或者近乎炽热,这炽热宛如一条坚固的锁链,紧紧抓、捆着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金睁开眼睛,看到下面的黑暗如同梦境重现。然后他抬头,他看见格瑞的脸。

 

   格瑞是跪在边缘上的,他的一只手捏着边缘的石块,他想必用了很大的力气,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另一只手伸出来握着金的手腕。格瑞捏得金很痛,但金没有抱怨,他抬头,汗津津地笑了一下,然后手指抠住陡峭的石壁,脚在空中蹬了两下才找到发力点,此间格瑞的手没有丝毫的放松,他牢牢地抓住金,配合着金的动作提着他向上、向上。直到金也跪上边缘,格瑞的手还是攥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卸下力气。这个过程中谁都没有说话。

 

   金翻了个身躺在悬崖边,胸口起伏个不停。下坠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么害怕,现在反而恐惧得不行,像是梦醒后才意识到那是多么可怕的噩梦。金咬着牙关,尽管很冷他还是流汗了,金的手摸索过去握住格瑞的手。格瑞,他轻声说,我们走吧。金以为格瑞一定会斥责他的莽撞,斥责他的大意。但是他没有,格瑞只是起身,往出口走。

 

   金爬起来又差点跌倒,他腿软,膝盖被碎石蹭破,韧带有可能拉伤了。格瑞回头看他,金龇着牙说,没关系,我没事。格瑞看着金走了几步,叹了口气说,我背你吧。

 

   金自己走过去,格瑞弯了些腰让他搂住脖子,然后他们回家。

 

   

   寻星者

 

     金发现了一个寻星者。

 

     寻星者有银色的头发,有紫色的眼眸,站在金家里的屋顶上。

 

     金是去屋顶观星的,他带上了他的望远镜和指星笔。

 

     金看到寻星者的时候愣了愣,然后他说,“你好?”

 

     寻星者淡然点头。“你好,我是来找星星的。”

 

     金四下张望,“我家里有星星?”

 

     “星星有很多种,”寻星者说,“各种颜色都有,但蓝色的最少。有些坚硬有些柔软,有些星星很调皮,它们经常从我的口袋里漏出去。”

 

“真有意思,我的家里真的有星星么?”

 

“嗯。”寻星者说,“我看见你的眼睛,我觉得那里面有最美丽的星星。”

 

 

 

别醒,别醒

 

   出乎意料的,格瑞睡着了。

   

    金抱着柴火回到洞穴的时候,格瑞睡着了。金惊讶了几秒,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把柴火放下。金想,格瑞睡着了,那么就是他来守夜了。于是他走回洞口坐下,眼睛看着外面的黑漆漆只看得出轮廓的树林。然而他又总是往回瞟,去看熟睡的格瑞。

 

    金熟悉格瑞睡觉的模样。浅眠或是沉睡,他看得出来。像现在这样,格瑞怀里抱着烈斩,后背倚着岩壁,头微微垂下,他是睡得很沉了。金看回那些树。

 

    金低头看了看手,晃了晃腿。他希望格瑞别醒,别醒。

 

   因为格瑞总是很累。疲惫可以从眼睛里看出来,格瑞很累,但他很少对金讲。有时他让金离自己远一些是为了休息,这些金知道,因为有几次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树干后面,看格瑞静静地坐下来一会儿。

 

   今天他们一起跋涉了很远,翻山越岭去找一件东西。快要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格瑞说不要赶路了,然后他们就近找了个洞穴,金自告奋勇去找柴火。收集完柴火回来后,格瑞已经睡着了,金没有打扰他。

   我不能为他分担什么。金知道格瑞瞒着他很多事情,他没法问,格瑞也不说,像是要把那些事丢在短短的生命里,假装它们从没有存在一样。好吧,那我只能希望他好好休息。金想。我希望格瑞睡得好,做个好梦,最好梦里有我。他抬头看了黑夜。

 

  格瑞,别醒,别醒。

 

END


***废话:最近涨了好多粉,在开心的同时也害怕自己不够优秀,写的文章都是没多少完成度的,能被喜欢的话我也很荣幸。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大家。

评论(38)
热度(310)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