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他把头抬起来。他刚才跪在水边,看见里面的自己是白色的头发。他把手撑在身侧,忍不住屏住呼吸。水里的人也看着他,红色的眼睛让他相信这并不是湖水的问题。他觉得他应该害怕的,或是对着湖水打一拳,让金色的箭头沉入湖底,但是他莫名地知道就算如此,当那抹金色再也看不见以后,那个白发的人又会重新出现,也许会和恐怖片一样,对着他咧开嘴笑。他继而抬起头来,看着远方的树。他希望自己把倒影忘掉,但是这是他看见的倒影,也许就是他的真实。他继而颤抖地拉过自己的头发,去确认颜色,是金色的么?是金色的,可是总有人说那是白色的。谁呢?谁呢?


2017-07-28
 
评论
热度(63)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