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深潭

深潭

 

  金想,没有一个人能坐在深潭里。

  毕竟,那里面看起来那么黑,那么冷,每块砖头上都镌刻着死寂和冰冷,霜冻一样让人看见就不寒而栗,不敢靠近,不敢深究,不敢去思考。金只敢在有阳光的时候扒在井口,漏出一点点眼睛往下看,水是静止的,动也不动。可是金一直相信那下面有蜿蜒开去的水道、暗流,卷走很多原本属于地上的光明的东西。那口井下面只有一点点水,秋说,不过谁掉进去都爬不出来,金,你离那个地方远点,越远越好。秋郑重其事地告诫他。金很害怕,他怕那口井和那个深潭,里面有什么东西潜伏着,好像要抓住他往下,冻死他,溺死他,让他再也看不到太阳。金曾经在睡梦中惊醒,浑身抖个不停,毫无征兆地流出眼泪,他觉得冷,好冷,掉进深潭里一样冷,他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一部分记忆被暗流卷走,再也找不到了。金不敢去找。

  所以他一直有好好地遵守秋的警告。然后,他来到了凹凸大赛。

  金在梦里看见井口,突兀地立着,旁边全是白色,照不亮任何东西。他本能地想跑却动不了,但是也没有靠近,金和井口在无言地对峙,没有胜负。他醒来后看见一旁的篝火,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凉得怕人。那天他差点死了,死在某个参赛者手里,当晚他梦到了井。金没对任何人说起。

  接下来的生活无比艰辛,他们前进,脚步迈得更大,更沉重。

  金梦见井口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近,他害怕自己被推进去,尤其是在水面看到过白发的人后,他觉得红眼睛会微笑着在潭里等他,或是在他背后推他一把,把他推入刺骨的水中。

  当金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时候,他看见了深潭。他听见不远处的鬼狐天冲的失控的攻击声,睁不太开的眼睛瞟到了地上的血,他知道血是谁的。

  然后他跌撞地往井口移动,他颤抖着往里看去,里面什么都没有。水面映照出金自己的影子,平淡地不可思议。可是金抖起来,他终于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刀劈,砍,挥动,砸碎空气的声音。

  金站上井缘。

  然后纵身一跃。


2017-07-29
 
评论(17)
热度(127)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