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愿望

愿望

 

  格瑞赢了比赛。

  神问他,你有什么愿望?

  你可以复活死人么?

  我可以,但他只能活他应有的年岁,而你却是永生。神回答。

  格瑞沉默了。

  他轻轻地挥动烈斩,他的元力技能没有被回收,以后也会一直伴随着他,帮助格瑞履行他做神使的义务——判决以及制裁。

  格瑞问,遗忘是不是不可避免的?

  神点头。

  格瑞说,那就让我永远不会忘记金,连带我曾经遗忘的,全部都还回来,然后确保我永远不会再忘记。

  你决定好了?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愿望是我见过最悲伤的一个。神说。有人让我帮他遗忘,忘却一切,只从神使开始;有人让我帮他强大,手上沾满鲜血;有人让我帮他自由,却发现终在牢笼。而你的愿望,比他们更可悲。

  格瑞点头。

  神点了点他的额头。

  格瑞看见很多很多的金,还有他曾经回忆许久都不曾记起的那些片段,染着蓝色,像无边的太阳下的大海。很多的金叫他的名字,很多的金扶正自己的帽子,很多的金拉住格瑞的衣角,很多的金张开双臂挡在格瑞身前。最后的一个金哭着亲吻他的额头,然后变成碎片消失不见。

  格瑞从那一刻起,就感觉到了无尽的悲伤。那比他所幻想的更重,把他直直地压入深海,看着属于浅海的蓝色越来越远。

  但是格瑞不后悔。他明白这样做的意义。

 

  创世神,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我亲爱的使者,你有这个资格。

  人死后是否可以重逢?

  如果你们不曾相互遗忘。

  神使会不会死?

  当我赐予他们死亡。

  谢谢您。

  ……我期待你的表现。

  格瑞转身走出光芒,他的披风上写着光明。

 

  格瑞在星海和书籍中穿梭,寻找自己唯一想要的真相。其他的格瑞一无所求。

  他走访过森林,海洋,火焰,冰霜。他主掌很多裁决,审判,也有亲自使用烈斩的时候。

  他是神使,他也是孤独的回忆者。回忆曾经的风雨,日落,繁星,以及有金在的分分秒秒。

  终于,他发现一份记录,上面写着格瑞永远不会忘记的日期和地点,下面执行者的名字刺眼:“创世神”。

 

  格瑞失败了。创世神即将要宣布他的死亡。

  格瑞还有时间在一片断壁残垣中找个地方安稳地跌坐下来,看着残破不已的烈斩化作碎片消散在空气里。

  格瑞咳嗽着,不再试图擦去嘴角的血。

  如果他们不曾相互遗忘。

  当无上的压迫感来临之前,格瑞还有时间去闭上眼睛。

  还有时间仔细、不漏下半分地去回忆他回忆过千万遍的,脑海中那个金发的影子。

  还有时间肯定自己的愿望。

  还有时间开口说最后一声,金。

 

  格瑞终于愿望成真。

 

END


废话:这是我非常满意的一篇,虽然又臭又短……我一直觉得复活啥的很不靠谱,所以写了这样的文章。如果有人愿意和我交流一下自然最好,期待有长评……!!

2017-07-30
 
评论(29)
热度(152)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