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追帽

追帽


“格——瑞!”

金站在不远处的山冈上,对着山下走着的格瑞手舞足蹈,手臂挥得像上了几十圈发条,后来用手拢在嘴边当喇叭,“你快点啊!”

然而格瑞还是慢慢地走着,其实他的步速不慢,只是金跑得更快,爬山也快,笑声传得也快。金一向很敏捷,他爬最高的山也不会擦破手掌或者膝盖,还能笑着挠挠头,说我下次会小心点的。

“格——瑞!”

他不应该总是这么没有耐心,格瑞边走边想,吵着让我陪他的时候却固执得很。

金兴许是怕格瑞听不见他的叫声(老实说他的声音让格瑞有点头疼),他摘下自己的帽子拿在手里,帽子遮住了太阳。金挥动着他的帽子,像面旗帜。金边挥边笑,笑容好像比阳光更夺目一些。

倏尔来了一阵风。

金哎呦了一声,他的帽子脱了手,飞到空中。


“好吧格瑞,我们现在就是世界最强追帽小组了。“金挺着胸大步走着。

格瑞看了很久金上蹿下跳想要捉住在空中的帽子不得,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帽子越飞越远。这是秋送给他的帽子。格瑞看着金习惯性地去扶帽檐,手指却扑了个空。格瑞对金说,“走吧。”

金没沮丧多久,他感动地扑向格瑞被推开,又笑着说有格瑞在帽子一定追得回来。于是金拉着格瑞的手,拖着他往帽子飞走的方向行进,还自诩为世界最强追帽小组。


金的脚步轻盈,让格瑞想起了以前的一只风筝,五颜六色的,驾着风轻轻松松就飞得很高。


走在前面的金停住了,他站了一会儿,然后回头看着格瑞,眼睛里藏着什么闪晶晶的。金用手指指着前面。

格瑞上前,他也在花海前驻足。

“创世神想画画,一不小心把颜料罐倒翻在地上了。”金说,他像走进梦里一样走进花里。格瑞想那大概是个比喻,他觉得金的比喻很贴切。

金的帽子就在花中央。

格瑞看着金轻轻地走过去,像走在水晶上。他拿起帽子戴在头上。

金转身,把手伸向格瑞,在各种流淌的颜色中间。

他开口。

————————end

 @夜 给夜哥

很差,我会再写一篇的………………

2017-08-03
 
评论(23)
热度(86)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