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小锡兵

 @优雅十五岁 饭哥点的童话小锡兵,基本就是脱离原作的瞎写……

抱歉!!

**彩蛋:文中造出小锡兵的画家就是炒饭!!

——————————

格瑞在河边的旧货市场上买了一盒锡兵。

当时格瑞夹着画板背着包匆匆从河边经过,看着不少人坐在,或是躺在河岸边的草坪上,对着斑驳的阳光展露笑颜。他是想跑过旧货市场的,毕竟他的写生课快要迟到了。也许正是因为他跑得太急太快,又或者是他的步伐和衣角扬起了风,他碰倒了那盒锡兵。丁零当啷清脆响亮。格瑞低下头弯下腰,看见一个掉出来的锡兵,躺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金色的头发像是涂上了不褪色的阳光,看着还有些晃眼;小锡兵笑着作出敬礼的动作,蓝眼睛和雨后的宝石一样,手里拿着并不锋利的剑。有趣的是,他头上的不是常见的熊皮帽,而是一顶普通的鸭舌帽。格瑞捡起他,手指上传来细微的温度。他把被碰倒的锡兵放进盒子里,起身问摊主,“多少钱?”

 

格瑞回到家后,把画板放在桌上,从包里拿出那盒锡兵。打开盖子,把那个并不寻常的锡兵拿出来,格瑞在他的衣服上发现了他的名字——应该是他的名字,格瑞下意识地想——“金”。格瑞的手指碰到了锡兵有些刺的发梢,金色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很贴切的名字,格瑞想,把金放在窗台上,在一处阳光能照得最长的地方。 

 

“嘿!醒醒!”

有人在格瑞耳边如是说。格瑞从梦里慢慢浮上海面,掉下天空,列车逐渐减速,回到现实的地面。

“从那里过来可费了我不少劲呢!快醒醒!”

脸颊传来被戳刺的感觉,又轻得很,像是有柔和的管弦乐队在叫他起床,一抬头就能看到小号和长笛一样。

“好了,我知道你醒了!”

格瑞醒来时不会有呢喃,也很少有多余的动作。他睁开眼睛,在月光下看见了一抹金色。和涂上的颜色很不一样,他看到的金色像是小时候在夏日阳光下看到的雨点,雨点中的玻璃杯,玻璃杯里的浅色鸡尾酒,喝一口不会醉。是富有生机的金色,第一眼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的金色。格瑞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的蓝眼睛弯了弯,嘴角飞得更高。

“你醒了!你好,我是金。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金把他的剑收回去,兴奋地问。

“……你是活的?”

“只在晚上。”金在床头柜边缘坐下来,晃动着腿看着四周。“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想告诉他要接受一个活过来的玩具锡兵,就算是他也需要一点时间,可是金表现得这么的理所当然,丝毫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格瑞回答,“……格瑞,我的名字。”

“格瑞!你好啊!你的名字很不错!”金笑嘻嘻地回答,声音里像掺了不腻的水果糖。

“你为什么会活过来?”格瑞坐起来靠在床头,打开了灯。

“是我的锡心。”金停止了晃腿,他摸向自己的胸口。“我的心是有温度的。我的制作者在里面放了一束阳光和……一些别的。所以我能活过来。”他仰头看着格瑞。

“你听说过小锡兵的童话么?”

“当然!不过我有两条腿,而且我没有爱上一个漂亮的芭蕾舞演员,更没有被大鱼吃掉。”金站起来挥动着他的剑,做了个鬼脸。“不过我很厉害的!真的掉进下水沟我也不会怕!你看是不是啊格瑞?”他笑嘻嘻地转向格瑞。

“我是学生。”格瑞避重就轻地答。

“我看见你的画了,很好看。”金认真地说,“做出我的人也是个画家,她的画也很好看。她喜欢金色,把树叶也画成金色的,而且她喜欢画星星,也喜欢给童话画插图。她告诉我她最喜欢小锡兵了。我觉得你和她的画一样好看,只是你的颜色好少,好暗啊。”

“我只是在学而已。”格瑞说。

“你想当画家么?”

格瑞没有回答,金能看见他的手上有没有洗干净的淡淡的油彩。

“你画画真好。”金碰了碰格瑞的手指。

 

金会给格瑞的画编故事。格瑞画了暗绿色的树林,金说树林里有个迷路的金发旅者,误闯进林子深处画家的木屋;格瑞画了灰蓝色的雨,金说会有人撑着伞跑过去,在街角撞倒一盆花;格瑞画了黑色的夜晚,金哈了一声,把剑指着画上的一个地方,你看!我马上就会出现,大步地走在这里啦!我会带着最新的颜色和画笔,还有我的锡剑!然后我翻山越岭,走过油灯和睡梦,就会找到格瑞了!格瑞问他,你找我干什么?金眨眨眼睛,因为我喜欢你。格瑞只当他开玩笑,自己睡着了。金会凑过来,他一定是笑着的,对着格瑞说,晚安,做个好梦,我会守着你的。接下来会有个轻轻的单方面的拥抱。

格瑞其实喜欢这些故事。他开始想在没有人的场景里加一些颜色,想把有些故事记录下来。

只是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金的陪伴,在意识到时也不想去改变。

 

你的画上颜色太少。老师略带惋惜对格瑞说。没有人喜欢那么冷的画。

格瑞回到家,金看见他手里空空的画板。

格瑞。金叫他的名字。你今天没画画么。

我要画一幅亮色的画。

那很好啊!金用力地点头。

可是我没有亮色。

金一下怔住了。这幅画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他问得犹豫。

嗯。格瑞回答。其实并没有,格瑞并不那么在乎别人喜不喜欢,他只是习惯性地说嗯。迎合通常比拒绝好。

格瑞拿出自己的颜料,在画板前坐下。金坐在画架上,拿了一支画笔。

格瑞调出了他见过的明亮色彩,画会被画家影响,格瑞的画始终透着冷淡的味道,他画不出明亮,他早就知道。

金一直安静地看着,看着格瑞勾勒出草坪和河流的模样,看着他画上阳光,画上栏杆边旧货市场彩色的顶棚和漫步的人群,而又显得如此遥远疏离,仿佛格瑞只是在想象中到过那里。格瑞画完了,他自知再也加不上一笔。金这时问他,格瑞,爱是什么。

爱是金色。格瑞说。他关上灯。

 

第二天早上,格瑞在地板上发现了锡兵。头发是金属的灰色,带着鸭舌帽,拿着剑。

格瑞捡起锡兵,他看见了自己的画。

鲜活,生动,好像能听见声音从画中传出来。阳光是真正的金色,像是有人把太阳塞进了画里。

格瑞看着画站住了,他在一瞬间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明白他的锡兵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然后他在画的角落看见一行字,歪歪扭扭的。

锡兵爱上了画家。

格瑞想,你应该爱上一个芭蕾舞演员,穿着漂亮的裙子,踮脚时姿态优雅;你应该有一次奇特冒险,回来时骄傲万分,把故事说给每个人听;你应该活得比我的画,或是我更久,因为你的心里有爱的金色。而你最不应该爱上我,格瑞想着,因为我不曾爱你。

然而格瑞却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相信。

 

格瑞买了一本童话,最开头的一篇就是小锡兵的故事。他把童话书和装着锡兵的盒子放在一起,摆在阳台上。

 

格瑞的画展上,他看见一个人,戴着鸭舌帽,看着金的画许久没动,金色头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好,那人转头看见了格瑞。你是格瑞吧?

他也有蓝眼睛。

格瑞点点头,他说。可能有些唐突,可以请问你最喜欢什么童话故事么。

那人想了想,旋即笑了。

我最喜欢小锡兵。你呢?

 

——————END

 

 

**ooc致歉,哇……

2017-08-05
 
评论(17)
热度(168)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