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言语为何物

What are words

言语为何物

 

黛西:

黛西又受伤了,她龇着牙在便利店买了两袋创口贴,店员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有点戒备的样子。黛西并不在意,她在排队的时候又拿了一听可乐,想起阿杰以前总是从她手里抽走她的可乐,换成苹果汁,黛西总是不乐意,自己买几瓶堆在家里,结果最后也是慢慢爱上喝苹果汁,来了这里后没有了苹果汁也没有了阿杰,她便又开始喝可乐。

走出便利店,外面是一片炸开的灯红酒绿,有些远,很刺眼。

黛西眯了眯眼,边慢慢走边往脸和手臂上贴创口贴。吉他留在酒吧里了,连带着她的外套和钱包。黛西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去,看起来今晚不像会下雨的样子,虽然会有风,但总比睡在街上好。黛西走到一栋楼前,打开落了灰的后门,从没有灯的楼梯上到楼顶。角落里有不知何人闲置的床垫,有些旧了但不碍事。黛西还不想睡,她走到边缘坐下来,手指用力起开可乐。

她有一瞬间什么都没想,只是看着下面各色的灯光发愣。我今天弹错了一个音,高了半度。黛西的手指动了动,像是在矫正动作。她开始往腿上贴创口贴。

阿杰应该不知道我剪了短发。

这不是她第一次想到阿杰。那个送了她彩虹护腕当生日礼物的阿杰,笑着看她唱歌的阿杰,会弹贝司的阿杰,曾经和她一起演出的阿杰。黛西总是记起阿杰,还有萍琪,小蝶,暮光,瑞瑞。但是她记起阿杰最多,最清楚。

她不知道我受伤,也不知道我喝可乐。她不知道我借宿天台,也不知道这里雨会下得很大。

旁边的摩天轮旁边有烟花,有些吵,遮住了几颗星星。

她们分别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面对面站着,最后无声拥抱。

黛西抬头看天空,她看见星星。

她是想说些什么的,比如别担心,我很好,我会回来的。可她没有开口。

言语为何物?她问自己。。

 

阿杰:

这是阿杰这个月第三次坐在码头边上了。有风有水有贝司,阿杰想,还有远方的灯塔和旁边的救生圈。一艘船刚刚起航,搅起浪花。阿杰盘腿坐着,看向远方,远到眼睛里既有星星又有山又有海。天空突然亮了,有东西划了过去。是流星。希望它能飞得远一点,飞到黛西在的地方。阿杰微笑着许愿。

阿杰经常想黛西,家里的苹果汁存得多了些,而她没有问黛西的地址。

她能照顾好自己,阿杰并不担心黛西。

这里并没有变。树比人多,安闲无事。我还是爱穿衬衫,工作从早到晚。每月一首新歌,等着你回来和你合唱。

尽管知道黛西并不会在哪艘船上,阿杰还是会带着贝司到码头边,把音符丢进海里,幻想着有一天能被黛西听到。阿杰想念她,每次想到她都想微笑,心里装了阳光。阿杰觉得自己该告诉黛西那座城市的雨总是很大。黛西不乐意带伞,她喜欢丢开伞跑。

阿杰开始哼唱,她想起两人的离别。黛西的行李放在脚边,阿杰在她上船前抱住她。

阿杰看向航船,灯光已经渐渐模糊。

阿杰是想说些什么的,比如我会在,我等你,生活得继续。但她没有开口。

言语为何物?她问自己。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爱你



2017-08-08
 
评论
热度(68)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