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雷卡】紫色眼睛

*名字瞎取的

*依旧给 @Sapphire ,感谢她努力写绿帽组

*注意避雷,意识流,短


这时他开始思考,死会是什么味道。也许是甜的,像他所钟爱的甜食,尝起来会忘掉很多事情;也许是苦的,像他从小就不乐意喝的药,黑褐色的,看着就让他紧皱眉头。卡米尔觉得自己不一定会死,但是他现在躺在自己的血中,头发凌乱,帽子瘪下去在一旁,吸口气都像在吸进利刃,刺得全身的血液都逐渐变冷,让他动弹不得。周围安静得很,卡米尔喜欢安静,觉得死在安静里是一件好事。他恍惚着想起曾经,在金碧辉煌和嘈杂乱声里,觉得自己的耳朵和思绪快要爆炸,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他终于在一个有风的夜晚逃跑出去,在星空里看见一个背影,背影转过身来,紫色的眼睛烧着火,盯着卡米尔问你是谁。从此卡米尔再也没体会过一无所有,因为他有了光源。雷狮。卡米尔闭上眼睛,冰凉的手指动了动。雷狮,大哥,是我的光源,我的前方,我的一切。我追逐光,所以与你并肩。卡米尔想起自己给自己立下的很多计划,总是第一时间把雷狮放在第一位,没有理由,卡米尔对他无可保留。也不能保留。卡米尔开始想这是不是爱,在一片寂静里,他思考自己爱不爱雷狮。从队友的角度,从同个道路上的人的角度,从有些远的亲戚的角度,从雷狮和卡米尔,卡米尔和雷狮的角度。无论哪个角度,卡米尔都觉得是。我是爱他。卡米尔想。我信任他,我追随他,我爱他。卡米尔发现自己与雷狮间竟有如此多联系,这莫名地使他宽慰,使他有些安心。卡米尔念叨着雷狮的名字,忘记了死。然后他感觉自己动了,并不是主动,而是他被人抱了起来,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大步地走着。卡米尔睁开眼睛看向他,他终于叫了卡米尔的名字,短短的一声,比以往多了点颤抖。卡米尔重又闭上眼睛,想着。

啊,他有一双紫色眼睛。


2017-08-09
 
评论(28)
热度(93)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