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魔法师和他的朋友

魔法师和他的朋友

 

金是个魔法师。

他没有魔杖也没有长袍,他只有一个朋友。

朋友格瑞是守夜人,每晚提着灯出去巡逻。

金和格瑞认识得很早,在金记忆最模糊、最早的地方就能看见格瑞了,一个人在前面走,很少回头,很少放慢脚步。金在手里变出一朵花、一支羽毛笔、一个金色箭头,格瑞只是看着不说话,但是金知道格瑞在乎他,即使格瑞从不接过他的花。

金不是个优秀的魔法师,他只会一些简单的魔法,此外只是个普通人。朋友格瑞帮过他不少,金也想帮助格瑞。格瑞的灯是传下来的,耗油耗得又快又多。格瑞出去巡逻还要带上不少灯油。金做不到什么,格瑞很优秀,所以金想着,帮他点亮灯吧,点亮一盏不会灭的灯。金在练习魔法,从一星火花到一簇,时间也越来越长。火花是金色的,这样格瑞就知道是我了。金想。可是从来没有哪次时间长到够一整晚用的。火花总是中途噗嗤一声熄灭,金的期待也噗嗤一声熄灭,烟都没有。

后来金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梦到自己变出了白色的火花,火花点燃了树林和草地,烧的湖水里一片血红。他欣喜地拿着火花跑向格瑞,听到背后邻居的尖叫和哭泣。他没有停下步伐,而是快乐地奔向格瑞,给他看自己手里的火花。格瑞,送给你了,是永远不会灭的火花!金听见自己说,语调愉悦。但火花怎么会永远不灭呢?他轻声质疑。格瑞看着他,一手攥着灯一手拿着烈斩。我不要,他说。哎呀,格瑞,你怎么不要呢?金失望地说。我好不容易才变出来的。因为你不是金。格瑞回答。然后梦断了,金在自己家里惊醒,手掐着自己的脖子,金觉得自己的手想掐死自己,他只敢慢慢松开,背上全是冷汗,濡湿了半张床单。

格瑞,我做噩梦了。金找到格瑞。金只在小时候和格瑞谈自己的梦,有关深深的井和惨白的头发,边说边扯着格瑞的袖子。格瑞会安静地听他说,然后和金说不要在意,梦是假的。但是这次不一样,金说完,看见格瑞手上的伤。

呀!格瑞,你怎么了,是不是魔兽……金跑上去想看,但是格瑞抽回了手。

金,你快逃吧。

为什么?

你失控了。

金不知道格瑞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逃走了。

他奔进森林,干枯的树让他加快步伐。

最后他还是被找到了,守夜人们拿着武器包围住金。

格瑞,你去杀了他!有人推了一把格瑞,高声说。

金跑不动了,他僵硬地站着。格瑞走过来。

格瑞,金说,手指上窜出来一团金色的小小火苗。我可以帮你点亮灯么。我一直都想。

格瑞看着那团火苗。在背后人们的呼声里把灯递向金。

金用手指点了点灯的玻璃罩子,灯亮了起来,金色的火苗跳动着,好像真的不会熄灭一样。

金最后一次笑了,对格瑞说,一直以来谢谢你的关心。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和火苗贴在一起。

格瑞的灯再也没有灭过。


END


题文无关系列

给自己本子的彩蛋文,然而还是放了出来。

我也想写长长长的文章啊

2017-08-11
 
评论(38)
热度(119)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