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我看起来一样么

我看起来一样么

 

乐聚聚 @活泼开朗傻逼乐 的生贺,1/3


  我看起来一样么?当然了,你会说是的。你看见我金色的头发,你看见我湛蓝的眼瞳,你看见我如光的笑容,可是你该怎么看到我的灵魂呢?你又不是他。

 

————————

   金调开收音机,往左转三度,往右回一度。

   他躺在床上,伸出手去调放在床头的收音机,脸还埋在枕头里,眼睛都没睁开。他用耳朵迷迷糊糊地听着,音乐有点低,还掺杂着刺刺的杂音,并不刺耳,是适合半梦半醒的声音。金听见冰块撞击杯子的声音,歌声逐渐响了起来。心跳适应了鼓点,音符温柔地牵着他走回梦境。

   但金还是醒了,他听见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他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睛。又是新的一天。

   ……格瑞。金第一个想起来了,他维持着坐姿,往上看向他的灯,然后是他挂在墙上的衣服和帽子,蓝色的墙壁上阳光溅开来。等他穿好衣服走出门,格瑞已经在餐桌上摆开了吐司和牛奶。格瑞挺久没有给他准备早餐了,这次是因为金拜托格瑞带他去大学报道,免得他自己迷路到错过时间,还走到不知哪儿的地方去。格瑞答应了,顺便帮他准备了早餐。

   “去刷牙。”格瑞看见金的时候已经坐下来喝着自己的一杯牛奶。金家里有格瑞专用的牛奶杯,尽管后者并不是那么常来,但金还是执意留下格瑞在庆祝乔迁时用过的杯子,画着一把绿色的刀。乔迁派对倒不如说是格瑞的帮忙派对,他们两人大汗淋漓地坐在地板上碰杯,旁边是大大小小的开封未开封的纸箱,金仰头把牛奶一饮而尽,格瑞则是慢慢地喝完。

金笑着跑去刷牙,在镜子前左右看自己的帽子是不是扶到最佳位置,往两边扯自己的嘴角。嗯,笑起来也很帅,和以前一样!金满意地走出去,拉开椅子坐下,先拿起牛奶喝一口。“低脂的?格瑞……”金马上耷拉下眉毛。

“对你有好处。”格瑞平淡地说,翻了一页报纸。

金吐了吐舌头,思忖着出门一定得买瓶可乐补偿自己。金开始就着牛奶吃吐司,把椅子一点点往格瑞那边拖,叼着吐司看新闻。“别把面包屑掉我衣服上。”格瑞说,金噢地答应了一声,几颗面包屑应声落下。

“……格瑞你看!今天公园免费开放诶!”金把吐司放下,带着转移话题的目的,指着报纸兴奋地说。

是总有活动的公园,今天是开园的纪念日,慷慨大方地欢迎所有人前往。“和我们的学校离得也不远啊,我们去吧,格瑞!”

格瑞点了头。

金当即从座椅上跳起来,差点打翻了吐司和牛奶。当然他觉得打翻了也好。“真的吗!这次你可不能爽约了格瑞!”

“我有哪次爽过约么。”

“……没有。”

杯子空空的放在桌上,盘中有几颗面包屑,报纸被风吹起一个角。

“格瑞,我看起来和昨天一样么。”金往背包里装着东西,问。

“别忘了录取通知书。不一样。”

“啊?哪里?”

“每一天都不一样,你当然也不一样。”格瑞说。

金似懂非懂。

   “出发吧。”

   “好!”

————————

……look the same

But I’m changing every single day

That’s what he loves about me.*

————————

他们走在街上。

“格瑞,凹凸大学里活动多么?我听说是很多的啊。”金和格瑞上的是同一所大学。

“会有入学欢迎会,开学后隔月会有主题活动。”

“哇!那可太好了!”金弯着眉眼,笑着把右手往格瑞肩上放,另一只手比划着ok的手势。

“学业不能松懈。”

“这我当然知道了!不过我肯定没问题呀,毕竟我可是金!”金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天空大声说。

 早就把这些过分自信的词听习惯了的格瑞,在红绿灯前站定。

“格瑞,姐姐告诉我说,过马路一定要小心。”金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他还稍微踮了些脚。

“所以?”

“我要牵你的手!格瑞,这样你就安全多了!”

格瑞的左手瞬间被温暖包裹。比起牵手,这倒不如说是金单方面地握住格瑞的手。金的手有些肉,右手无名指第二个指节有个细细的伤口,是小时候爬树的时候蹭破的,格瑞帮他贴的创口贴,金蛮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着说谢谢啊格瑞。当时格瑞觉得金的手真是温暖,像他一样温暖。过了这么多年,金还是没有变,他的手也温暖一如从前。完成它吧,格瑞看着窃喜的金,给了他们一个真正的牵手。

他们牵着手走过马路,在路对面自然地松开,谁也不用多一句言语。

“对了格瑞,你早上说我不一样了,到底哪里啊?”

衣服还是同一套衣服,脸也是同一张脸,金可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同一个故事,第二天看又会有不同的想法。同一个人,第二天的思维和行为也会不一样。虽然很小,但的确在变化着。”格瑞说。

“诶?好深奥啊……”金撇撇嘴。但他又转而笑了。“可是格瑞还在啊。”

自行车铃声清脆,墙上涂鸦醒目,颜色是红黄紫。阳光钉在地上,金却问。

“突然下起雨会怎样呢?”

“那就去避雨。”

“我更喜欢丢开伞跑。”

他真的是。他姐姐给他的伞总丢,新的旧的都丢。秋头疼地有一次直接没给金留伞,权当给他个教训。结果当天下了太大的雨,天黑的不行,格瑞和金跑得快,都担心自己会摔倒。两人在一个屋顶堪堪挤下,金吐着舌头把鸭舌帽摘下来拧再重新戴回去。金抱着膝盖坐下,格瑞则贴着墙角站直,两人盯着灰扑扑的雨帘不说话。良久,金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本书,封皮打湿了不少,金翻开书看,直到太阳重新出现,把一束光特许送给他们一样,照亮他们在的角落,照亮书页和铅字。格瑞蹲下来把手压在金的帽子上,对他说,走了。然后金踩着水塘,水花里融化了他给格瑞讲的故事,和一个花苞、一朵蔷薇花和一只小青鸟有关。他们在故事的路上走,不留神就到了家。

 

——————

 

新生报到没什么事,说明了一下开学的时间地点后就可以离开。

    金拖着格瑞在学校里晃了一圈,在快要日落时和他一起走向公园。

   那里已经开了彩灯,在晕开了橙红色的被夕阳和云铺满的天空下面闪烁。金在很远的地方,大概只能看见公园树的树梢时就开始兴奋了。他的步子变得蹦跳,手臂晃动的幅度变大,偶尔哇哦一声。格瑞把手插在口袋里,什么都没说,但心情却也不自觉地变好。总有些东西始终能让你心向上飘。对于格瑞来说,渐变色的夕阳是,隐约的笑声是,彩灯是,金也是。

他们走进去,看见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光亮得能把格瑞的头发染成金色,金的就更明亮了。好像有乐队在演奏,空气里都漾着摇摆的音符。有恋人牵着手散步。金给自己买了棉花糖,惯例地问一句格瑞你要不要,也惯例地没等格瑞的回答就咬下第一口。

“格瑞,好像他们要放气球啊!”金指着前面的人群,笑得眼睛只剩下一点点,只够把格瑞装进去。“我们到上面去看吧!”

并没有等格瑞的回答,他自己往通向二楼的平台那里走去,似乎笃定了格瑞会跟上去。金一向运气够好,直觉也很准。他走到台阶第五格时回头,看见格瑞登上第一格。金回头看着格瑞,自己绽开个成熟的苹果般的笑容,“格瑞,你笑了!”

楼梯这里光不太多,还能帮格瑞掩藏一下。“我没有。”

金也没多说,三下两下到了上面,叉着腰用鞋尖点地。“快点啊格瑞!”

他就这么站着,在什么颜色都有的天空下面,夕阳和夜晚正在交接班,或许还会击个掌。有人说这个时候可以看到灵魂,金想到,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一定会很亮。那么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像格瑞说的一样?金这时又有些认真地思考起来,他看着下面慢慢走着的格瑞,想起早餐和许久以前的故事,还有更多的东西,如果要细数,格瑞走上台阶的时间还不够他回想最短的一天呢。但金好像模模糊糊得感觉到了变化,应该是与格瑞有关的。

格瑞到了,于是金大步走在前面,准备到更宽一点的平台那里,但是气球已经升起来了,人们的欢呼声也。于是金跟着欢呼一声,扒到栏杆上,身子微微前倾。格瑞也停下脚步看向气球。

金伸出手,在一大片气球里抓出来一个紫色的,又哈一声拿出来一个黄色的。他转身把紫色气球递给格瑞。

“一人一个。”金眨眨眼睛。“你可要拿好啊格瑞!”

格瑞没有接,他笑了。

金在一片气球里,手里还握着两个,他看着格瑞的勾起来的嘴角,自己也忍不住,好像这两个气球就能带着他飞上天空一样。金看着格瑞,看着他背后的天空和飞扬的气球。

“我好像知道我哪里变了。”金慢吞吞开口,一字一句都真挚又清楚。

 

“我想我比昨天更喜欢你了,格瑞。”

 

————————————END


最近瓶颈,写不出好东西,我道歉……乐乐再爱我一次(x

写不出心里想说的。是乐聚聚三张画的连起来配图!

*改编自《you and I》歌词

2017-08-14
 
评论(10)
热度(46)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