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乘风

/雷卡


如果原路返回,朝着曾经的方向一步一步,又能否回到过去呢?就算回到过去,又是否能找回绕在记忆里的那抹蓝色呢?

 

思考到此问题的时候,我正在雨里走。这让我回想起那一段呼雷唤电的时候,当然了,要下雨可不是小菜一碟。我刚刚拿到能力的时候倒经常控制不好自己,把自己和他淋得透湿。另外两人都躲得远些,只有他一直站在我旁边,还帮我挤掉头巾上的水,然后给我分析,我该怎么做。他可是最好的军师,显而易见,全宇宙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至少,对我而言。

 

我被雨洒了满头满脸,衣服黏巴巴的,好像要取代皮肤一样。真奇怪,身边没了他,我连雨都受不了。这会儿我倒想起,曾经更讨厌雨的是他,反而是我拉着他的手腕,在下雨的夜空下跑,停下来后他会甩甩脸,把发梢的水珠甩掉,轻轻喘气。我笑着揩掉他鼻尖的雨水,问他讨厌我么,他总是摇头,摇得我都嫉妒他嘴唇上的雨珠。回去后我总得被关上个两三天,而他总是贿赂警卫跑进来陪我,真不知道这套是从谁那里学来的。他一向聪明。

 

我是不是把他甩在后面了?像他发梢上的那些水珠?应该吧,原因变得次要了,我只觉得我要沿着路走下去,慢慢悠悠的,像死前才会到目的地。不过我也不着急,他肯定在后面追着我,否则,他还有哪里可以去呢?

 

他会在后面,走过我走过的村庄,进到我进过的教堂,看到我看到的风景。这又让我不由得心情愉快,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谈谈教堂的彩色琉璃窗。也许,躺在同一张床上,他总会侧点身让我睡得舒服,从小就是这样。我想我会帮他掖被子,尽管他睡得无比安静从不动弹。以前有人说他的睡姿像在祷告以示忠诚,要我说他可不是在向神祷告,至于向谁,我们都心中有数。

 

我习惯性地想把什么东西扛在肩膀上,可是没有,只有雨珠一滴一滴落到我的肩膀上。为了不让自己轻飘飘得好像能飞起来,我往肩膀上堆叠起记忆。我敢说那位坏心眼的神消除了不少东西,可是我又庆幸我没花多少气力就找回了他的名字,连带着他的模样和蓝色眼睛。安安静静看着我的,在雨里的蓝色眼睛。

 

就算他忘了我也无妨,只要他脑中有我一星半点的印象,他就会不停地寻找我的,直到我们重新并肩。毕竟,没有人比他更爱我了。而我也是。

 

如果他还有他的能力的话,他乘着风就能马上追上我。不过我现在也不担心,他可一向跑得比我快。

 

——————END————————


给mika @Sapphire 的《光核》,是雷狮视角。完全我流了。

2017-08-15
 
评论(9)
热度(93)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