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纸飞机

纸飞机

 /瑞金瑞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格瑞的阳台上停了一架纸飞机。

他当时拿着水壶要给植物浇水,纸飞机白白的一架,停在花盆旁边,刚刚正好,像是有人放上去的一样。可是这里是老旧到没有人来的登格鲁区,人们连提起来都要皱下眉头,更别说来了。格瑞自己一个人住在这儿,觉得安静点也没什么不好。植物是楼上的邻居送的。金发男孩第一天还站在他姐姐旁边,第二天就敢自己下来敲格瑞的门,说我送你盆植物吧!你能不能好好养啊?格瑞打开门让他进来,问他为什么要送植物给他。

  我们是邻居啊!他抱着花盆甩着脚说,而且我觉得你的头发特别像我家的芦荟!

  格瑞最后还是收下了植物,金也有了时不时来串门的理由,美其名曰监督格瑞照顾好植物,看着它长出叶子,估计还得等很久才能开出花。金是格瑞邻居的名字,非常恰如其分的名字。

  格瑞拿起纸飞机,叠的不错,可是飞不远。他展开来一看,鲜红的数字掉进折痕折出的深谷,写在一旁的名字是金。格瑞翻了个面,看到有人的留言,写着“家长签名”,下面还有金熟悉的字迹“啊啊啊不能让姐姐知道我在外面喂猫没写作业考差了的事情!!!”,连打了三个感叹号,一个比一个大。格瑞浇完水就上了楼,在金家门口听见他姐姐说话的声音。怎么又弄丢了?第几次了?然后是金的声音,对不起啊姐,我把它和草稿纸弄混了,叠成纸飞机飞走了。格瑞就在这时候敲了门。

   门是秋开的。她显然对寡言沉默的邻居的突然来访感到惊讶。嗨……格瑞,有事么?

   我捡到了金的纸飞机,来还给他。格瑞说。他看见房间里的金脸色大变,却又不敢说话,只能用口型说格瑞!手不停地摆着,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秋边道谢边接过格瑞手里的纸飞机,整个人都懊丧地低下头去,像只被戳瘪了的气球,不敢抬头去看他们。

   格瑞下了楼,他惯例地在阳台上就这下午的阳光看书。然后他抬头,又一架纸飞机慢悠悠地飘下来,然后金的帽子也慢悠悠地飘了下来。格瑞走过去把纸展开,谢谢你啊格瑞几个字像爆了炸一样塞满了格瑞的眼睛,格瑞能想象出金的语气,觉得金能从纸里面跳出来给他一个拥抱似的。格瑞捡起帽子,往上一看。金扒在他家阳台上,探出来看着格瑞,他的金发没了帽子,和阳光完美衔接在一起。

 

/格瑞没把成绩单给秋

/为什么这么短


2017-08-17
 
评论(8)
热度(109)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