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登格鲁星上的最后一个故事

登格鲁星上的最后一个故事


/瑞金瑞

 

  当我回忆完这件事后,我才发觉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花香和灯光早就流落在过去的长长时光里,可是过去远远没有未来漫长。也许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只好握着我的笔,希望用拙劣的回忆编织出美丽的故事。

  当年我最常有的,是坐进矿车。矿车一次只够两个人坐,大家都让着我和格瑞,让我们坐一趟,其实我们两人挤一挤,还是可以让秋也上来的。格瑞坐在我对面,而我则不安分地把手伸出去,头靠在矿车生了锈的边缘往下看,这时候我总会把帽子拿下来放进车里,因为我实在害怕它会掉下去。格瑞眯着眼在假寐,他睡得很晚,起得又早。早上他会做早饭,秋则在准备午餐,而我是最无所事事的那个,蹦跳着从房间走出来,在桌子旁坐下,好像用笑容就能换来一顿饱饭。而我现在想起来的时候,怀念又忍不住埋怨自己,为什么当时不去帮忙。总之格瑞会少少睡一会儿,又很浅,他得盯着我,以免我把自己不留神掉下去。我怎么会把自己掉下去呢,我总是想。下面太黑了,我还是和格瑞待在一起吧。

  那时候我还小,他比我大些,在他对我熟络起来之前,我会缠着我姐姐讲故事。这句话我可以对你解释好久。我姐姐叫秋,比我大不少,她笑起来很好看,金色的长发有点扎脸,我有次跑去和她一起睡觉时发现的,可以说感觉不错。她讲故事的语调很慢,或许是故意要催我睡觉,那她可太成功了。总之我姐姐可以称得上是个说故事好手。可是我偏偏喜欢听格瑞讲故事。

   格瑞和故事真的太沾不上边,但是中间有个我可就大不相同了。格瑞来我家也有四五个月了,这时候他才习惯对我开口,我也道了歉以前误以为他不会说话。我们重归于好(只有我这样想)的那天晚上,我拿着我最喜欢的故事书叩开他的门。他理所当然地拒绝了。不过我向来不是个喜欢放弃的人,我坐在格瑞房间门口,朗读着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不会走到不会,然后碰见了……然后走到了一个,咦这是什么啊!我如愿以偿地听到开门声,我和格瑞无言地对峙了一会儿。最后我还是听到了故事。但其实我骗他的,姐姐早就把这个故事读了不知道几遍,我只是想听听格瑞的声音罢了。

   后来后来,我把故事和格瑞,还有姐姐,当作是劳苦生活的慰藉。我的思维一直跳得很快,从这里到哪里,谁都跟不上,我的行动也是。就像我上一秒还抱怨着擦掉额头上的汗,下一秒又跳上了通向城里的火车。不过它开得好慢好慢,慢得我不满地扒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说实在还不错,水晶切开金色阳光,像一盘蛋糕。我拉拉旁边端正坐着的格瑞的袖口,和他说这个比喻,他皱了皱眉,像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继续兴奋地向外看,继续说——这个蛋糕是个非同寻常的蛋糕,你切开它,就有各色各样的故事滚出来,争着让你读呢!是不是很好啊?格瑞勉为其难地点点头。我是去城里干什么的?我是去买故事书的。姐姐和我说城里有商店,我把家里的书翻完了,便想着和格瑞一起去买。为什么带上格瑞?这可不需要理由。

我们最后可没买到故事书,我记不太清过程了,只记得我们空手而回,格瑞迟疑了很久,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抵是个安慰。

当天晚上格瑞再一次为我讲了我最喜欢的那个故事,现在想来,那或许是登格鲁星上的最后一个故事。

    

————END——————    

/日常奇怪的风格

2017-08-19
 
评论(15)
热度(79)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