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旧报纸新玫瑰

/瑞金瑞

@IdsdiI 


旧报纸新玫瑰

 

1.

格瑞是个作家,住在街角二楼。

街是蛮普通的街,但是安静。格瑞当初看上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安静,他有个聒噪的编辑就够了,而且是个自大傲慢的暴力狂,总是威胁他再不交稿就砸了他房子。其实他不说格瑞也不会拖稿。

房子设计比较特别,格瑞住的二楼刚好在建筑拐弯的地方,那里就被安上了窗,摆上了桌子,他吃早饭或者写作阅读的时候喜欢在这里,边边角角总能给人种安全感。

格瑞不算是个著名作家,只可以说是小有名气,第一本小说就获了凹凸文学奖,签下的出版社给他派的编辑听说以前也是个作家,这会儿已经封笔了。名叫嘉德罗斯的编辑来到格瑞家,翘着脚坐在沙发上,翻完了他的一整部小说,留下句“还不错”就自顾自地走了。后来才听说嘉德罗斯的标准高得吓人,这么些年来也就格瑞能让他有句好话。于是格瑞买了几本嘉德罗斯的书,阅后承认那些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佳作。

撇开偶尔惹人不快的言行,嘉德罗斯还是个负责的编辑。格瑞想这大概是相互尊重夹带点欣赏的一种关系。多想他也没想,格瑞的生活有他自己就够了。

他偶尔,真的偶尔下楼走走。很多故事都是以行走开头,以行走结尾,中间如何高潮并不重要。

格瑞发现街角开了一家花店。

 

2.

   呀,格瑞!

   格瑞以为是花在叫他。

   从红色黄色蓝色的花后面钻出一个金色脑袋。那人抱着花没法扶正帽子,努力抬起头把眼睛露出来看向格瑞。

   是我啊!金!

 

3.

    金在不远的地方读大学,在花店打工。

    格瑞第二天又去了花店,金当时在摆弄一盆吊兰,门口挂着的风铃响了,他转头就说欢迎光临。看见是格瑞,金便拿起水壶浇别的花去了。你看,这是今天早上刚开的花。金低着头说。格瑞以为他会说些久别重逢之类的话,但是他又觉得谈谈花不错,格瑞一向觉得寒暄很费力气。

    很好看。格瑞说。

    你最新的短篇小说也很好看。小时候你给我看的故事我还留着呢。金自然地接上话。对了,你能给我讲讲第三篇小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么?他浇完了水,拍拍手,看向格瑞。

    他们聊了不少,从花店一路到咖啡馆,最后一直到格瑞家楼下。他们在路灯下挥手道别,金问格瑞住在几楼,又说能见到你真好。

他笑得那么真诚,谁都没法不相信他。

  

4.

   格瑞习惯早晨写些什么,睡前看的书的随笔或是些转瞬即逝的短句。然后他看向窗外,金站在楼下,看见格瑞的时候眼睛刷地亮了,用嘴型说着“我可以上来么”。以前的金总是自己闯进格瑞家,进来了才打招呼。格瑞把家里门锁了,金就在楼下喊格瑞的名字。和现在一模一样。

  格瑞还是点了点头让他上来。他打开门,金问,你喜欢玫瑰花么?

  格瑞对花没什么感觉,他知道一些花语,仅此而已。还行吧,他回答。

  那就是不讨厌咯?金跑进格瑞家,打开背包,把一支用报纸包着的红色玫瑰花拿出来放在格瑞的桌上。

  送给你了!就知道你家肯定是空空荡荡的,没有我你可得多无聊啊!他满足地自说自话。格瑞着实觉得金的品味有待提高,但他总是没法拒绝。

  为什么送玫瑰花,明明还有别的花。

  金眨眨眼睛。

  因为玫瑰花很好看啊,不是么?

 

5.

  报纸是旧的报纸,有一块登着格瑞新书的广告,有人打了大大的勾。

 

6.

  金找格瑞更多些,格瑞也开始时不时地往花店走。他们有许多可以聊的,小时候的事,现在的事,金的大学生活,格瑞的某个灵感。金的想象力给了格瑞不少启发。

  金还会给格瑞带花,格瑞会收下。

不过两人都是假装,假装自己真的不知道玫瑰花的意思一样。

 

7.

  桌上的玫瑰花两三天一换,格瑞最后还是买了个花瓶。

 

 

END


写完之后,页面上跳出来一个“恭喜你获得烂尾能手称号”

我:……

2017-08-21
 
评论(32)
热度(90)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