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片段

/稀有蝶


 

她想,那怕是过于早的时候了。当她们还不满二十岁,意气风发的时候,不过意气风发这个词安在她身上真是太不合适,她总是收敛自己,把自己包裹在一层属于自己的壳里。有人过来敲了敲又走了,只有瑞瑞用涂得好看的指甲优雅地敲她的壳,扑簌簌敲下来一些碎片,然后问她:嗨,我能进来么?她只好轻轻点头,仅仅如此也花费了她太多太多力气。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稀里糊涂地她们就走到一起,瑞瑞用一直温暖的手掌牵着她走,她只能跟着跟着,到后来也便习惯了。

到现在她们已经过了意气风发的年龄,到了周末就窝在家里,瑞瑞把紫色的毛毯盖在身上,撩起一角问她要不要进来,用慵懒而甜蜜的语调,她乖乖走过去,被恋人抱了满怀。于是她们靠在一起待了一个下午,最后她问趴在自己身上的瑞瑞,晚餐吃什么。然后她光脚走在木头地板上,后面传来恋人轻轻的笑。

或是有时候,交际用的酒会必不可少,瑞瑞到底算个公众人物。瑞瑞喜欢自己设计裙子,崭新崭新的,最小的线头都被她认真剪掉,她每次走进舞厅总能被盯上好一会。瑞瑞被围在一些人中间,她就有些木然地坐在某个角落,幻想着自己在家里,摸一摸兔子柔软的毛。可惜无论放多么舒缓的音乐,她都觉得刺耳,她把手放在裙子上,不敢动,怕碰坏了这么好的裙子。然后瑞瑞走过来问她,你想走么。她摇头,瑞瑞还是拉起她的手,说一句借过,拉着她走出门。

 

 

/某位太太的文太好了

2017-08-23
 
评论(8)
热度(32)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