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长夜漫漫

/雷卡

@Sapphire 




————

他们起初只是吻着。

两片嘴唇紧密贴合,像是死刑犯和他的绞索,没有一丝缝隙。不过死刑犯不会爱他的绞索,卡米尔却爱雷狮的唇,还有雷狮。不知道接吻时他的唇角是否会勾起弧度,像他看着卡米尔的时候一样,不羁的样子。他们像是在一言不发的沉默以后,突然想起可以用接吻来消磨时间。

卡米尔计算着,短一点是普通的吻,长一些代表着他们可以伸手拥抱,如果再长一些?那就是未知的领域。探索未知一向是雷狮的特长,他不断地延长延长,卡米尔想说,够了。可是不行,雷狮总是采纳他的建议,那么只要让卡米尔不能建议就好。雷狮的舌头一面深入卡米尔,一面又引导着他。卡米尔觉得自己喘不上气,像走在楼梯上突然被人推了一把,越来越难找到重心。他不自觉地漏出了些声,手搭上雷狮的肩膀。然后他的视线转了,他被压在雷狮下面,雷狮的腿卡在他的腿间。

雷狮终于松开了唇间的枷锁撑起身子,他的唯一的囚徒卡米尔喘着气,看他的紫色眼睛眯起来一些,头巾垂下来垂落在卡米尔脑袋两侧,意思是,看着我。看着你,卡米尔顺从地想,看你的紫色眼睛里燃着火焰。我当然明白了,我明白太多了,卡米尔暗自感慨。言语是给不够相爱的人的礼物,他们早已弃之不顾。

然后他们再次接吻又离开,雷狮停在一个极近的地方,细碎的额发扎着卡米尔,耐心地等待着卡米尔自己解开扣子,好用手去触碰他露出来的皮肤,把一阵带着情欲的雨洒在上面,让卡米尔发颤。

长夜漫漫。

————


/不是我写的,我不承认。

2017-08-24
 
评论(48)
热度(83)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