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它生锈了

/瑞金瑞

它生锈了

 

“我想是的。”格瑞平淡地回答。

他抬头看向金,把手表递过去。后者耸了耸肩,接过表后先把装着面包的纸袋放到长椅上,然后坐下来。他的红围巾垂下,压到格瑞的紫色围巾上。金快活地开口,饶有兴致地看着周围的鸽子和有花纹的地上的石块,“我都说了,是我的表的问题,我怎么会迟到呢?”他转头来看着格瑞笑,眼睛清清楚楚地装着格瑞。一阵风吹过来,冷飕飕的,金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把围巾裹得更紧些。

“这块表是你姐姐送你的。”格瑞提出。金向来对姐姐给的东西很爱惜,比如帽子,箭头形状的项链,手表更是带着从不离身。

“是的,我姐姐早就和我说了要及时保养来着,可是我出门走得太快了,走到一半抬头看表,觉得还早着呢。”他终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抱歉啊格瑞。我回去就给它上油,就在齿轮上,然后它又会继续走起来。滴答滴答,像格瑞一样。”他说着,看向不远处的高高的钟。

 格瑞想不出他和一根指针间会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却也不会开口问。他们吃着金买来的面包,天空层层递进,像某个吸引人的故事。蓝色的到橙色的,像是个好结局。比如一对朋友一起马不停蹄地踏上新的路,或者就像他们现在一样,安闲地坐在广场的长椅上,看着不远处的人群和脚边的鸽子,等着听新年的第一声钟响。

 “今天的面包店人好多啊。”金果然开了口,他总能找出话题,“差点把我的帽子挤掉了,我扶帽子时顺眼看了下表,这才发现它不走了。然后我想到你,就开始跑起来。街上开了好多小彩灯,还有人对我打招呼,我跑着跑着就笑了,有好多鸽子飞到我身边。”他轻松地说,“新年真好。”

 格瑞本来没什么感觉,现在也不由得被金感染,衍生出一种温暖舒服的感觉,让他四肢舒展,心情放松,像在个被阳光眷顾的午后,像泡在温水里。金掰了点面包喂鸽子,冲着那只戴帽子的鸽子笑。一只鸽子飞过来落在金的帽子上,让他惊喜地哇一声叫出来,又马上因为吓飞了鸽子而后悔不已。也有鸽子停在格瑞手上。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讲新年计划,讲过去的事,讲围巾和火车。暮色将至,金把手压在格瑞手上,让格瑞看天空。

于是他们静静地欣赏天空,不远处有人在拥抱。

 

 

齿轮

 

 

  快到时间了。格瑞看向对面的齿轮,它在转动,缓慢但明显。上面的标记是金画出来的,他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油漆,便在齿轮的一格画上了大大的三条杠。看到这个了么?看到了就说明我要到了!他比划着说,手指上沾了油漆,想扯格瑞的袖子,被避开了也不在意。格瑞从他的小开本小说上抬起头来,正好天亮了,而齿轮把那三道杠展示在他面前。格瑞于是把报纸和小说收起来。热咖啡从大衣里被拿出,格瑞用紫色围巾的下摆裹住咖啡,以防它们冷掉,再也散发不出有温度的白雾。围巾带上了股咖啡的味道,很是好闻。

  格瑞早早地就听到了金的声音,带着红围巾的男孩喊着他的名字,把帽子往下按了按,从尚在转动的齿轮上跳下来。他笑着跑过来,把装着面包的纸袋放下,拿起一杯咖啡,只喝了一口就立马皱起眉头。

  我好像拿反了。金嘟哝,这么苦,绝对不是我的。他手上不停,把另一杯咖啡拿起来,嗯,这才对嘛。他满意地说,从纸袋里拿出面包。格瑞,你的。

  格瑞接过面包,他们靠在长椅背上,面包屑被鸽子争抢。

  

/给 @IdsdiI 的图的两则奇怪脑洞(

2017-09-01
 
评论(24)
热度(65)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