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情难自已

/瞳西,只吃瞳西

/试水

/温蒂是怎么写出来那么多字的!!!(疯癫


   宗主,瞳瞳他,已被关进冰牢。弟子垂头禀报。西门只顾透过窗看向远处雪山,那里已经许久无猫踏足,怕以后也只有他会沿着雪线向上,去往那万年冰冻的地方。有风进来,轻轻拂起衣袖,西门并不觉得冷,只是心里寒得厉害。宗主。身后弟子犹犹豫豫开口,恕弟子多言,您为什么要将瞳瞳……

  别说了。西门轻叹,弟子也知趣地退出去,厅内静得就像厚实的冰面,永无解冻机会。瞳瞳的确是成为宗主的最佳人选,即使没有当上宗主,也不应该被关进冰牢,弟子们不解,也是理所应当。而他的作为,他的苦心,不被猫知也是意料之中,西门也并没有解释的意愿和心情。只不过,他搞不懂,为何自己会如此情难自已。

  西门没办法笑得像曾经,连纸扇上的花瓣都失了几分颜色。他想起了在预言中的自己,笑着看向登上宗主之位的瞳瞳,他们对视,便不再需要任何言语。那般笑容,论是如何也再无法重现。自从那个预言之后,预测瞳术便不曾出现,就像是对西门擅自篡改未来的无声指责。

  我没有办法,西门为自己辩白,我没有办法看着他牺牲,我没有办法看着他离开,我只是……情难自已。

  回忆冲上心头,从那棵装载了太多睡梦的树枝,到对坐品茗的残阳余晖。他回忆着瞳瞳唤他的名字,和他说着自己的理想,瞳术成功时的兴奋的模样。而这一切,都被他生生夺去,换为不知多久,也许没有尽头的沉寂。他被关入枷锁,失去保护的力量;他被困于宗主之位和内心煎熬,想是没有任何解脱机会。当年的理想,谁都没有实现。无论从何种角度,都是悲剧一桩。

  但你还活着,你所有的恨,我担下便是。西门闭上眼,转身离开。

  

/ooc怪我

2017-09-16
 
评论(9)
热度(30)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