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高高的山冈

/雷卡


那高高的山冈啊,是他们再也回不去的地方。那里曾经有各个月相的月亮和夕阳晨曦,他们却不曾在正午去过那里。他们的时间是被精准分割的,左切一块右割一块,也只剩下一点点小到透不过气的地方供他们泼上颜色,和对方呆在一起。而这样的时刻,在只有他们,别无他人的地方似乎能被延长。当所有的狱卒都满足地陷于睡眠,发出鼾声,他们两个骄傲的囚犯就逃出高墙,为对方满上自由的酒杯,交换着品尝。

卡米尔,跟我走吧。问题是在一个黎明被提出来的,那时卡米尔抱着他的膝盖,看着太阳和往日一般从地平线上跳起来。他听闻并不惊讶,转头看向雷狮。好。他如往日一般快快地答应,尽管明白这个回答得付出多大的代价。雷狮嗤笑出声,站起来,看向比远方更远方的,追不到的地平线。卡米尔随着他的视线,越过宫殿,墓园,教堂,直至玫瑰红色的天空和尚未落下的星星。那是他们的未来和方向。

卡米尔用手撑着自己站起来,掌心被草扎得有些痒;风快活地掠过来,想抢走他帽子上的羽毛,但羽毛是卡米尔用雷狮给的材料牢牢钉在帽子上的,再怎么也不会掉了,像是一直会提醒他:雷狮在呢。

卡米尔看着雷狮,他看了他好多好多年。雷狮穿礼服的样子的确好看,但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抵得过一切衣装——比星星更闪耀的光落在他的瞳里,再没有比他的笑更能体现出骄傲的含义。

卡米尔于是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晚。

啊,别了,这高高的山冈。


/ @Sapphire依旧是送给你的,你是最好最好的。 


2017-09-17
 
评论(14)
热度(62)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