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茶馆

/是我脑洞中的初遇!

/写得很开心


茶馆

 

咚锵镇的茶馆与别处的茶馆并无二致,四四方方一块,占据着城中央偏东一点的地界,就在最繁华的街尾,每日都有不少擦着汗的猫民三三两两从街上走向这儿,把担子和包袱放在地上,说笑着跨过门槛,走进通常都弥漫着袅袅白雾的茶馆。雾是热茶散出来的,浸着香勾猫的鼻子和嘴角,一坐上店里木长椅就仿佛再也起不来。

 

这天也是茶馆里的普通一天,日过半晌,太阳直洒到茶馆门前的地上,又不会晒得厉害。茶馆老板把窗上的布帘卷起,窗子洞开,阳光进来,茶香出去。老板娘在柜台后忙着烧热水,咕嘟咕嘟的声音还挺有节奏。她仰头对着客人招呼,随意坐!就来!一边想着那小家伙也该到了吧,果不其然听到门外传来阵阵铃铛响,叮当叮当,倒和咕嘟咕嘟契合得很。

 

大婶!我来了!少年迈着大步踏进茶馆,握着比他还高出一截的铃铛,有小猫跟在后面,伸爪去够铃铛上的红飘带。和老板娘打完招呼,少年领着一众小猫在一张方桌边坐下,名叫豆腐汤圆的朋友站在他旁边,一如既往举着个大红布偶似的玩意,叫什么……魔物?邻座的大人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们一会儿,不久也回到自己的话题。

 

好了好了!我白糖可是咚锵镇里说书功夫最好的人!叫白糖的少年骄傲地抖了抖耳朵,不过嘛,这听故事,总得付点功劳费吧……?他从怀里掏出只破了个口的碗,放在桌上。小猫们互相看看,犹犹豫豫地拿出自己的零食放在碗里。……谢谢谢谢!谢谢大家的厚爱!白糖抱了个拳,嘿嘿笑着和豆腐汤圆比了个眼色。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京剧猫的故——

 

诶诶!你昨天也讲的这个!有小猫举手。

 

故事可是常听常新的!再听一次感触更深嘛!少年摆摆手,熟练地扯了个歪理,小猫便不做声了。

 

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说说京剧猫的故——白糖再一次被打断了,倒不是被贪玩的小猫,而是被旁边坐着的猫。这猫不是咚锵镇的猫,白糖在镇子里一个人摸爬滚打多年,也没见过哪只猫带着这么顶黑帽子,背后插着根大红哨棒,眉间红纹亮眼。他哼一声打断白糖的话,又拿起茶杯喝口茶,愣是没正眼瞧过他们。

 

白糖瞪了那猫几秒,在豆腐汤圆的安抚下继续回到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猫土弥漫着浓浓的混沌,猫吸入混沌,就会变成魔物……白糖当真是个不错的说书猫,抑扬顿挫和时不时的动作手势都恰当得很,小猫们随着白糖的故事进展发出惊呼和感叹。旁边戴着黑帽子的猫看似不注意,其实也认真听着,手里的茶杯空了大半。

 

故事结束了,小猫们七嘴八舌地问问题,白糖行家似的一一解答。终于解说完了,小猫们满足地离开茶馆,豆腐汤圆和白糖看着碗里的几串鱼丸几块鱼饼,相视一笑。豆腐去拿茶叶,汤圆去倒热水,白糖舒舒服服坐在长椅上,看着他们的午饭傻笑。

 

区区一个丸子,也好在这里装模做样!

 

嗯?你说什么?京剧猫可是真实存在的!他还——

 

废话,我当然知道京剧猫存在了。

 

就你?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还是京剧猫?

 

我堂堂打宗武崧,不是京剧猫还是个丸子不成?那猫自报姓名,武家可是京剧猫世家,那是你这种丸子能比的!

 

哼!一口一个丸子,我看你就是个臭屁精!你是京剧猫我还是修的弟子呢!白糖对武崧做个鬼脸。

 

你!武崧也急了,他站起来又马上坐回去。嘁,丸子,你给我看好了。

 

他眉间红纹一闪,化作火苗形状;右眼变得赤红,炯炯盯着白糖,周身绕着一层淡淡红光。白糖看得出神,反应过来武崧早已收敛韵力,把茶喝净。茶烟四处晃荡,除了白糖,好像没有猫注意到刚才一幕。

 

哼,这下信了吧。武崧一拍桌站起来,背着手往门外走。

 

白糖也连忙站起来,看看桌上的碗和不远处的豆腐汤圆,还是咬咬牙握住正义铃,追了出去。诶!你别走!你真的是京剧猫么?还有没有别人啊!能不能收我为徒啊!……

 

等豆腐汤圆回来的时候,只有那破了个缺口的碗放在桌上,伴着茶烟在阳光下。

 

茶馆 完

评论
热度(36)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