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积雪下的钥匙

@咸鱼十五岁 给饭哥的生贺中的一篇,祝她生日快乐!


 

  格瑞看见家门口一点点的灯光时,并没有很惊讶。灯并不算很亮,因为以前那盏灯的玻璃碎了不小一块,是后来金踩着椅子贴了好几层纸在上面,才能继续在必要的时候亮起来——比如现在,金找不到钥匙,而格瑞忘记带了。

  通常钥匙都是由格瑞保管的,金每天蹦蹦跳跳大大咧咧,指不准什么时候就丢了钥匙,像丢了他的帽子一样。不过帽子找得回来,钥匙却不一定。配钥匙在登格鲁星可不是件易事,金总是哭丧着脸来找格瑞,请格瑞千万别告诉秋,然后自己敲敲打打一下午补一把钥匙,有一次把手都弄伤了。金动手能力不错,格瑞还记得他修灯的时候,也是个冬夜,金借着从窗子透出来的光,吸着鼻子问格瑞,你冷不冷啊?你要不要进屋去?嘿,我肯定行,别担心我,我可是金啊!这么个灯当然难不倒我!格瑞并不担心他修不好灯,家里的椅子不是很平,有点摇晃,格瑞怕金一得意就会摔下来,金可不是干不出来。幸好金那天谨慎得很,稳稳落在地面,对着格瑞露出笑脸,快回去暖和下!就等姐姐回来了!修灯是金的主意,说是要给秋一个惊喜。从秋的反应看来,他的目的确实达成了。

  格瑞!看见熟悉的身影,刚刚坐在门口台阶上的金立马蹿了起来,在灯下朝格瑞挥手。他踩在一整天的积雪上,发出清脆的喀嚓喀嚓的声响。你终于来了!真抱歉,我,我记错了,我没带钥匙!他小跑几步到格瑞身边,挠挠鸭舌帽罩不住的四翘的金发。这下可怎么办啊?

  金今早在格瑞问起时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肯定带了!他拍拍口袋,自信地一口回绝了格瑞仔细看一遍的提议;而今晚又笑着挠头,有点不太敢看格瑞似的,湛蓝眼睛里有光和影。这对比实在太金了。格瑞不像秋,他并没有教训金的心情。我放了一把钥匙在家附近。格瑞说。不过现在应该被雪盖住了。

   找东西是吧!我最擅长了!金哈一声扭头就跑。格瑞倒想知道,在金嘴里有什么是他不擅长的。对了格瑞,这个给你!金跑回来,把围巾绕在格瑞头上。别着凉!格瑞把围巾重新戴好,走进被灯光打湿的雪地里。

   雪还是湿的,没干,扒开来又落回去。他们俩埋头翻找。雪没有再下。

   

   END


/我已经从烂尾变成没有尾了

/题目来自《世界美如斯》



2017-09-30
 
评论(2)
热度(25)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