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世界

/BGM:太阳のベール

/雷卡



阳光是个雕刻师,它精细地雕刻你的模样,你的鼻梁和唇角,你的夹带着讽刺的微笑。

卡米尔觉得暖烘烘的,天气太好了。这里是哪里?他在一阵没有来由的快乐的心情里想,这个问题的分量不重,在脑子里簌地飘一下就没有了,离开他的脑海飘到远方。或许思绪没有动,只是卡米尔在向前走,他的脚步比往常快一些,雷狮的脚步不快,他的也就不快。

旁边好像有许多的花,花上放着书,书里有许多照片,照片上有卡米尔和雷狮。有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有面对面站着对话;翻墙越网;站在一艘飞船上。卡米尔没有停下来看照片,这些事都在他的脑子里,清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

雷狮扛着锤子没动。他的手指习惯性轻轻地敲着锤柄。卡米尔觉得这种感觉太对了,有种一切都归了位的感觉。他终于在茫茫宇宙中重新找到了这个小习惯,顺便拂去它上面的灰尘,你看,它不是又发出光来了么?像一束以前丢失在宇宙里的阳光。卡米尔把习惯攥在手心里,热量一直传到心脏和头顶,他几乎要快乐得笑了。

大哥。卡米尔开口,在只剩最后几步路的时候。

卡米尔。雷狮回话。

缩短缩短缩短,有什么即将夺眶而出,不是眼泪,是感情,假如眼睛可以宣泄感情的话。卡米尔的眼泪早就流光了。再说,现在哭可太丢脸了,不被雷狮笑话才怪。

雷狮。

卡米尔,好久不见。

我——


你怎么又来了?雷狮笑着问他。不怕出不去么。


卡米尔愣住,水面被打破了,碎成一块一块的。

我——卡米尔像是被人扼住脖颈,有话却说不出。

雷狮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卡米尔,闭上眼睛再睁开,换了个属于卡米尔的笑容。

大哥,我——

雷狮熟练地挥动雷神之锤,他曾无数次做过这动作,他总是坚决果断。他把雷神之锤猛砸在地面上,地面凹陷下去,然后瞬间碎开四溅,卡米尔伸出手,碎片穿过他的身体,割裂了纸页,切断了花茎。

我想见你!卡米尔终于得以喊话,他被那一锤震得离开地面,头疼得厉害。记忆在轰鸣,宛如雷声。

再说吧。远方已经恢复了平静,雷狮重又把锤子扛回肩上,阳光再次落在他的脸上身上,他的上扬的唇角上,像极了卡米尔回忆数千次的他。卡米尔听不清他的回复,可是那么久的相处他早已学会读雷狮的口型和言外之意。包括雷狮最后一次无声的三个字。

再说吧。


卡米尔重新睁开眼睛,慢慢坐起来。

2017-10-01
 
评论(13)
热度(46)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