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花开春意满

--

寻常的明睛是没有花的。

 

--

我在遇见西门以前也去过明睛,那里的雪是全眼宗最安静的雪,树枝曲长毫无绿意,夕阳轻轻落在雪面上,碰一下就会碎一样。我的听力很好,却仍是什么也听不见,连风在明睛都收敛了气息,不愿被人察觉似的。我在那里总待不长久。直到遇见西门。

 

西门从不忌惮明睛的静和冷,他的眼里自有另一个世界。看过几次他使瞳术,也渐渐熟悉之后,我终于想起要仔细看看他的韵纹。西门听我提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意外,又马上爽快地答应,我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明睛顷刻间飘起花瓣,蹭过我们的双颊。

 

西门眼里有朵五瓣桃花,和他惯用的桃花扇上的花瓣如出一辙。他眨眨眼,我不再看向他的韵纹,转而注意到那棵树。那棵树是西门常用来躺的,枝干坚硬,我们初遇也是在此。那棵树上开了花。满树桃花红得醉人,像是宗主过节时才肯拿出来的桃花酒,喝下去仿佛全身都散了开,晕晕乎乎不知身在何方;西门总是能弄到一杯桃花酒,问我要不要喝一口,我现在不禁后悔起了曾经的推辞。花瓣从树枝上飘下来,有的停在雪地上,有的乘风掠过我们,打着转飘下明睛。我摊开手,一片花瓣轻轻落在我的手心。

 

“太美了。”我感慨。

 

“哈哈,那当然。”西门含笑作答。我抬头看向他,他却不在看我。西门仍在看着那树桃花,一本正经的让我惊讶。“我喜欢这样的美景。猫土各地,该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吧。”

 

我问:“这就是你想要云游全猫土的理由?”

 

“大概吧。”西门终于转头看向我,露出个寻常笑容,风吹起他的斗篷。我明知道这都是瞳术造出来的幻境,却也不觉安心陷入美景。明睛静得一如既往,只是不再那么冷了。

 

 

--

“猫历里,现在正是春天最盛时。”我踏上明睛时,西门不同往日般睡着等我,而是站在树下,折扇上的花瓣红得亮眼。西门看着我说道。

 

“怎么?”我早已习惯眼宗四季如一日的景色,春天不过是稍稍暖些,有些胆大的弟子脱了斗篷,被宗主好生教训一顿。

 

“我打听到你生日就在今天。”西门啪一声合上折扇。

 

“消息倒挺灵通。”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我又看见了他眼中桃花,只此一瞬,明睛变了景色。是他最熟捻的瞳术,绿草红花,蜂蝶飞舞。树上还是一模一样的桃花,是我看不厌的红。我笑了,走到他身边。

 

西门问我:“喜欢么?”

 

我只道谢:“谢谢你。”

 

“你可是要留在眼宗一辈子,趁我在,也好多看看。”他伸个懒腰,动了动耳朵。

 

“我又没说不会去找你。”我说。

 

“只怕你身为宗主脱不开身吧。”他笑话我,“到时候我可改不了口。”

 

“没事!我可不在意这些。”我爽快地回答,伸手拍他的肩,“等我消灭了所有混沌,和你一起去云游八方也不迟。”

 

“好啊,我等你。”

 

我们便噤了声,看头顶漫天花瓣飞舞。眼宗若有春天,也定是这般模样。我想。

 

 

 

---

 

十年后我回到明睛,还是一样的景色。

 

西门一直觉得有愧于我,直到这会儿才露出往日般自然的微笑。面对这样的真相,我没必要把恨再放在心里,冰牢既碎,就让恨随它一起碎了罢。西门比十年前更高了,我伸手也够不到他的肩了。

 

我低头看茶杯,杯中不知何时落了一片花瓣。

 

我问:“这十年,你可曾出去过。”

 

西门的耳朵动了动,“……没有。”

 

我的记忆仿佛也被冻住了,没什么变动,脑子里更多的还是以前的西门。笑得无忧无虑,意气风发一副少年模样。我想起他曾说的,等我与他同游。他向我描述的一切美景,怕是无缘再见。我被冻入冰牢,他也被困在千年雪中,不得逃。

 

“对不起。”我叹气,“我让你等的太久了。”

 

“说到底,这也是我的选择。”西门开口,他垂下眼,“十年前,我说你把友情看得太重,但是把情看得太重的,终归是我。”

 

我有那么短暂的不知所措,回想起我的咬着牙的那句从今往后,我没有西门这个朋友。我想他一定记得。

 

西门告诉我,这十年间,他无法激发那个春天的幻境。每次尝试混沌便蒙住他的眼,他什么也看不清,回过神来,已是满眼含泪。


我没有告诉他,在这十年里,我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的阳光温柔,飞雪不冷,星河蜿蜒,眼宗被笼罩在一层安详的气息里,每天只有练功谈笑,雄心壮志流露在眼睛里;混沌只是嘴里的手下败将,一点点的长进也好吹嘘许久。那已是回不去的曾经。我梦见宗主令我去明睛,不得与同门一起练武。明睛也自得安静,是个偷懒的最好去处,而那棵我再熟悉不过的树上栖着年少西门,手叠着放在身前,明亮的双眸闭着,一片花瓣兜兜转转,落在他手上。他睡得安静,无忧无虑,什么也不知道。梦里的我停下脚步,站定在远处看着熟睡的西门。

 

假如我只是这般看着,他便无须被困于此,便无须背负怨恨。

 

但我知道我终会迈出那一步,我舍不得那些桃花,那些飞舞的花瓣。

我舍不得春天。

 

--

手宗宗宫上的混沌黑云化开后,西门说,夏天要到了。

 

我却说,春天要到了。


END


@✨✨(ꈍᴗꈍ)✨✨ 

/我想当mika @Sapphire 的父亲(no

/名字又是瞎起的,哦


2017-10-02
 
评论(51)
热度(81)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