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k
Это жанек

沉迷盾冬

宋是我的爱
炒饭是我最喜欢的绑画@彗星炒飯
微博@简简简k,欢迎找我玩!
2018-02-04  

【主教扎】阴霾渐袭

阴霾渐袭

/穿裙子的死神&临死的音乐家,crossover

/主教扎

 

请您不要再笑了。死神说。

金发的音乐家淹没在自己的笑声中,并没有听见他的请求。或是命令。死神想,他们大多数会哭,或者是疯狂而绝望地笑,以为自己并非死期已至。但这位白衣的音乐家显然不属于任何一种。他在嘲弄死亡,死神有些不快地想,他在嘲弄我。

死神转而看向在笑得直蹬腿的音乐家一旁的孩子,阿玛迪瞪着他,手里的羽毛笔尚在滴血,像从哪只红天鹅上刚拔下的羽毛。

如果您能停下来的话,您就有更多的时间决定遗言了。死神再次声明。

音乐家“砰”地坐起来。我真的要死了么?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我的安魂曲也没有写完。我姐姐也……

命运并非由我决定,我只是命运的传信人。

您还真有诗意!音乐家的语调更像是嘲讽。假如您没有顶着科洛雷多的脸,还穿着我姐姐的裙子,我也许会更崇拜您一些呢!他说罢再次开始大笑,躺回沙发上,不再看死神。只是这次他的笑声并不长久,他最后说一句话的声音近乎呢喃——假如您没有科洛雷多的模样……

死神突然感到心软,尽管他并不说得上来为什么。他向音乐家靠近一步。我的衣着由您来决定。音乐家再次猛坐起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死神。这是姐姐告诉我父亲的死讯时穿的裙子。他终于认了出来,语气里终于没有了调笑的意味,声音也更低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谁杀死了您,我就会穿着谁的衣裳。死神说。

南奈尔可没有杀我!音乐家反驳,却底气不足。

您的内心被折磨,近乎死亡。死神解释道,人的死亡有两个层面,肉体和灵魂。肉体之死不消多说,您的肉体虽然可以支持您继续生存,可您的灵魂已经为自己谱好安魂曲、置好墓碑了。您发烧、头晕、说胡话,因为您的灵魂正在死去。

沙发上的音乐家仔细地听着,把腿蜷起来抱住。他的声音闷闷的,像被关在罐子里。我感到痛苦。

您的确如此。

我的音乐!我爱音乐,我就是音乐,音乐就是我!可是他们不喜欢我,他们喜欢音乐。到底有多少人把我和音乐分开了?您瞧瞧!我的手臂,里面没有血,都是流动的音符啊!您仔细听听,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多少音乐!各种各样!您想听什么?音乐家越说越激动,把苍白的手臂伸到死神面前。死神不动声色。

他们喜欢现在……现在的、眼前的、可触摸的世界,而我,我在另外一个!一个人怎么能享受两个世界的幸福呢,怎么能爱两个世界呢?我也可以爱上纸玫瑰,爱上家中温暖的壁炉,爱上欢笑的脸庞。您瞧!我还没有失去爱的能力,可是爱又带给了我什么?

音乐家拾起脚边的乐谱。啊,我的安魂曲,我现在就可以把它写完……您想听么?

死神摇摇头,他站起来,裙裾在地上摩挲。音乐家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悲伤。

嘘……您知道么。您长得太像希洛尼科姆·科洛雷多了,那个专横跋扈的主教,您认识他么?……来,来我身边坐下。您的眼睛和嘴唇简直和他一模一样。他欣赏我,虽然我不愿意为他工作,可是我知道他欣赏我,比任何人,甚至我父亲更欣赏我的音乐。我有好几次路过他的房间,听见里面有小提琴声。他在演奏我的曲子!和谐的音调!可是当我出现后,他就不演奏了,摆出一副不想见我的样子,所以我和他总是无法友好平静地相处。您都知道,我最不愿意被指使!……音乐家微笑着。于是有几次我问他“您既然讨厌我,为什么还要演奏我的曲子?”,他回答不上来,只好板着脸叫阿科把我踹出去,可是我不生气!我甚至想拥抱科洛雷多!我的音乐赢了!您明白么?音乐战胜了理性!我战胜了主教!还有几次,我的朋友告诉我,科洛雷多骂他的宫廷乐师“怎么不能像莫扎特一样!”我都会以为他爱上我了!……

音乐家摸了摸鼻子,安静了一会儿。

您是死神,您能让我再听一次他的小提琴么?他恳求。

死神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该,怎么死呢?死是什么感觉?

一个吻。就像一阵雷雨之前,阴霾渐袭。

您要我吻您,穿着裙子的科洛雷多?

死神换上了黑色的主教袍子,和来找音乐家的主教如出一辙,连表情都一样。

音乐家愣了半晌,最后说,他的确杀死了我。

用什么?

爱……我想。在爱情的尽头,我等来了死亡。音乐家用手捂住了眼睛,所以当死神俯下身去吻他颤抖的嘴唇时,只能他听见他说——

 

“您终于来了……”

 

这声音是这么低,这么模糊,就像阴雨中的一个脚步声,一个裙裾的摩擦一样,转瞬即逝。

于是随着阿玛迪手中盒子的一声脆响,与爱无缘的音乐家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真的想看穿裙子的表哥了!这个死神偷工减料!(没有

/好想去听con啊

评论(15)
热度(69)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