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k
Это жанек

沉迷盾冬

宋是我的爱
炒饭是我最喜欢的绑画@彗星炒飯
微博@简简简k,欢迎找我玩!
2018-02-14  

情人节

一篇虹林檎一篇稀有蝶,情人节快乐

Silk rose

 

  瑞瑞是个设计师,她总得自己做些东西。别人做不出来,我亲爱的,她们看不懂我的设计,也不懂里面的东西。她这么说。于是瑞瑞总是剪着,量着,口袋里总是揣着软尺和剪刀。小蝶喜欢丝绸被剪刀剪开的模样,特别是瑞瑞的动作,她总是很轻柔,又很迅速,像她们在划船的时候,水面被轻柔地拨开,鱼不会醒,丝绸也不会醒。

  小蝶会去照顾动物,当瑞瑞潜心于她的作品时,不时地去替她拿缝衣针和丝线,有些是紫色的,有些是粉色的。瑞瑞把它们穿在一起,手臂抬起来变成一个好看的角度,她的眼镜反光,在桌子上变出一个亮亮的光斑。小蝶抱着兔子看着,直到瑞瑞回头对她微笑,她就转身,我给你倒杯咖啡。多加点牛奶,瑞瑞在背后说。

  瑞瑞的手很巧,她今天晚上看杂志时,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小蝶过去,小蝶坐下,瑞瑞搭上她的肩膀,把她转了转让她们面对面。然后瑞瑞从口袋里拿出一朵丝绸折成的玫瑰,别在她连衣裙胸前,然后满意地抚平褶皱,问小蝶,你喜欢么?等她点头微笑之后,瑞瑞上前亲吻她的脸颊,对她说情人节快乐。



——————

 

/请搭配halsey的roman holiday,歌词太契合了

/我需要复健……

 

“别往后看!”黛西这么说着,用力捏了一下阿杰的手。她跑得更快了,阿杰并不想在此时和她争辩什么,于是任由她牵着,穿过树林,也穿过夜空。她们像两颗流星。等到黛西停下来系上她因飞奔而散开的鞋带,阿杰才注意到她那双几乎被穿破了的球鞋上,闪电的标志还和以前一样闪亮。等她再次站起来握住阿杰的手时,阿杰终于问了这晚的第一个问题——“嘿,我们去干嘛?”

黛西眨了眨眼睛,“明天是情人节。”

“所以呢?”

黛西捶了下阿杰的手臂,笑起来。“跟我走就对了。”于是阿杰便不再问什么,两人拉着手走出苹果园。

她们有段时间没待在一起,更没时间做些瑞瑞嘴里的所谓“恋人之间的事”。时机总不太对,阿杰有工作而黛西有她各种各样的训练,而休息时间总是巧妙地错开。所以在这个晚上,当黛西背着背包敲开阿杰的窗户时,她不由自主地牵起嘴角,感到快乐。上个情人节黛西被瑞瑞揪着耳朵买了一朵玫瑰花,剩下的钱全花在了苹果酒上;而上上个情人节,她们甚至还没在一起。

她们出了苹果园,手还紧紧地握着,比萍琪不小心把胶水滴在她们手上那次更牢。她们爬上学校的天台,黛西从包里拿出可乐,一些零食和——她总算知道冷了,阿杰不无欣慰地想——一条毛毯。黛西展开毛毯,把两个人裹在一起。阿杰的右手边是柔软的毛毯,左手边是黛西覆盖了薄薄一层汗的温暖的手臂。毯子对于两个人来说有些小,但她们靠得那么近,根本没有注意到。

她们在天台边缘坐下,边看星星边聊,什么都聊,黛西的新曲子、足球赛、她看见的一个苹果形状的徽章,阿杰的工作和家里的趣事。她们笑着,像以前一样,有那么多时间一样。

最后她们安静地看着地平线被照亮,黛西从口袋里摸出那个苹果形状的徽章,笨手笨脚地给阿杰别上。

阿杰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了。

“为什么让我别往后看?”

黛西说。

“这样不是更显得义无反顾么?”

阿杰不得不承认正是如此。


评论(3)
热度(89)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