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k
音乐剧/怪诞小镇


宋是我的爱
炒饭是我最喜欢的绑画@彗星炒飯
2018-04-09  

线条交叉的网中

   /非常,非常,非常隐晦。

  /可能会造成不适。 

 /猜猜这个故事说了什么?



   “我看见隧道入口的光,但他告诉我那是梦境。”——《Wires》


       他像被核辐射了一样。

       他咳嗽,流鼻血,昏迷,长久地不醒。

       医生说这次的药依旧无效。他暗示我,开始准备棺材吧,在棺材四个角落放白花环,眼睛上放两个硬币,他说过他喜欢。可是他明明说希望自己没有棺材,这是开玩笑,他只是不觉得自己会死。

       我也不相信。于是我狠命把医生推出门,知道他一定会摔倒在地上,转头对好不容易醒了的他说,你没事,多休息就好。

       他满不在乎又阴郁地看着我,他头一次不相信我。他说,那不错,但卡米尔,你为什么哭?

       我用手背碰了碰脸颊,一条湿滑的痕迹,像下雨天车窗上雨的痕迹,全是灰尘,脏得要命。我的触碰让眼泪滑脱眼眶的速度变快了,我放弃了止住它们的欲望,开始用围巾擦脸。我回答,我很开心,您将要好起来了。您要和我一起去红堡。

      他皱皱眉头,说,你叫我什么?

       大哥。我改口。

      *

      做了个梦。我一边给他的包加子弹,一边说。我没告诉他棺材那件事,更没有提他的死。

     什么梦?他问,拉了拉西服的袖子。上面写着L的金袖扣闪闪发光。

     什么都没有。

     卡米尔,你说话总是有理由的。他皱皱眉(和梦里一样),什么梦?

      ……大哥喜欢什么样的棺材?

     我?我不会死。他笑着说。去红堡还有半个月,你准备好了吗。

     大哥准备带我去?

     是。

     那……

     谁管那些人。

     好,我低头,继续装弹夹。

     *

     再回去一次。我咬牙切齿地说。你马上给我准备。

     我劝你不要。医生摘下眼镜。你开始丢失你的精神了。

     全部丢掉也可以。我说,谁在乎?

     你接管了红堡!卡米尔先生,我们不能让你疯了。

     谁他妈在乎红堡?!你看不出来么!我在乎的是他!

     医生闭了嘴,开始敲敲打打。

     你知道每一次都一样。他悄声说,把新的药剂塞到我手里。

     我不会放弃他的。我坚持,就像

     *

      大哥当初找到我一样。我说。

      他开怀大笑,把我的酒杯满上。

      恭喜成年,他让我与他碰杯。

      他们说您要把红堡给别人。

      这群人简直在我脑子里装了雷达。他皱了皱眉,说。

      您……

      卡米尔。

       大哥。我改口。你想把红堡给

       *

       谁?他问,声音迷迷糊糊的。

       是我,我回答,我给大哥带来了最新的药。




END



评论(14)
热度(48)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