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保释之后

After Bail

保释之后

 

CP:虹林檎无差

声明:我是个法盲。

 

  你看见她了,就在那门口的台阶上。

  她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穿着三天前的那件白色T恤,衣服右下角的彩虹闪电标志显眼得很。她脸上贴了块邦迪的胶布,你前天捎过去的,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摘下来。她已经不再是三天前那副乱七八糟的模样了,嘴角和额头上的伤口不再流血,就是肩膀上那几块深色的印记也许得好一会儿才洗得掉。

  她显然也看见了你,挥挥手,从暖黄色的灯光里走出来向你身边。你把夹克递给她,她套上,把彩虹色的头发从衣服里掏出来,转头对你笑了笑,“谢谢了,AJ。”

  见到阔别三日的女友,有什么比一个吻更合适的呢?她的一切都在怂恿你。你按捺下就地这么做的冲动,你明白自己还有正事要谈。

  “这是第几次了?”你深吸一口气,直直地盯着她玫瑰般的眼睛,虽然是夜晚但似乎也在自行发光。

  “第……三。”她像是鼓起勇气望向你,马上尴尬地转开去挠挠头发,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瞧过来。这让你怎么忍心责怪她?

  “你知道保释一次多难么?保金另当别论,我得说多少好话,暮暮和萍琪得做多少个纸杯蛋糕,瑞瑞和小蝶还得答应那两个狱警来一次四人约会?”好话那句是真的,纸杯蛋糕和四人约会?你几乎要把自己逗笑了。

   她倒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一边走一边把手指摸过来牵你的手,“她们真的不该为我做这些……哦天哪,要是那两个人为难小蝶她们怎么办?如果他们不喜欢萍琪的纸杯蛋糕呢?”

  “那我想我得去拘留所接你第四次了。”

  “嘿这不好笑……AJ,那群家伙说你们家的苹果酒难喝,我当时冲上去和他们理论——”她挥了挥拳头。

  “然后不知怎的就动起手了?还被警察带走了?”你看着她的脸,她被你盯得没了声响,“听着,甜心,你爱我们家的酒,我很感激,但这不能成为你和别人打架的原因好么?尤其是你不知道当时你满脸都是……”你抚上她的脸,那些鲜艳的血痕是在这里、这里,还是这里?你记不大清楚,但你确信你再也不想看见那样的Rainbow Dash。

  “AJ,老实说,那天我喝了不少……”

  “这么说是我家酒的问题?好吧,看在小马镇安全的份上,我不会再卖给你酒了。”

  “等等我没有那个意思——”

   喝了不少?

   你还记得那个晚上,她披着斗篷提着油灯来到你的门前,假扮是个迷途的旅者,问你讨一杯酒喝,你陪她继续这游戏。她最后果然还是喝醉了,甩开厚重的斗篷大衣扑到你身上,大声且语无伦次地让你教她跳舞——“跳什么都行!你们牛仔不应该什么都会么?”你无暇去纠正她,光是揽住东倒西歪的她就够你受的了。她最后在灯光下抱着你疯狂的转圈,把你的耳朵塞满“Awesome”和极度愉悦的欢笑。连眼前模糊一片,头也转得有些发晕的你也咧开嘴角。你们在拥抱和回旋舞中急不可耐的接吻,和去拯救世界一样骄傲而激动。那晚午夜的钟声就是你们的誓言与告白。

   你这才发现在回忆中走过了三个半街区,你怀疑果园所有的佳酿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些记忆的香醇。至于什么让回忆美好?你紧握着的手的主人。

   她放弃了申辩,沮丧地撇着嘴,偶尔抬下眼睛。算了,你早就知道自己永远没法对她生气。

   “别再这么做。”

   她听见你的话,手楼过来抱住你的脖子。

   “我想你了。”

你回抱住她,亲了亲她的嘴唇,作为警告和谅解。

2016-12-10
 
评论
热度(16)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