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k
Это жанек

沉迷盾冬

宋是我的爱
炒饭是我最喜欢的绑画@彗星炒飯
微博@简简简k,欢迎找我玩!
2018-05-27  

海上童话

海上童话

tales at sea

*因为只看了片段,ooc怪我

@✨✨(ꈍᴗꈍ)✨✨ 是给木鹿老师的礼物,希望你也能自由。



“啊嚏!”

罗打了个很响的喷嚏,不由得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些。微小的动作牵扯着肌肉,引发一阵不小的刺痛。他低下头看了看毯子里的手,大半都变白了,惨白。罗把头往背后的木板箱上一靠,想着,我要死了。

 他坐在一艘小船的甲板上,靠着一个空空的木板箱,看着黑成一团的、像漩涡一样的黑暗天空,暴风和大海骚动不已,声音吵得他不能入睡。罗看着天空,一板一眼地想,我要死了。

 他本来都接受了这个事实的,如果不是那个柯拉松……那个每天做出诡异的笑脸,踢人很痛,强迫自己去医院,还骗自己的团员自己不会说话的撒谎精柯拉松……罗一边咳嗽着一边数落着柯拉松,反正他都要死了,算个帐有什么不对?如果不是那个柯拉松,一天到晚在自己耳边说要救自己,说自己能活下去,说要给自己自由……如果不是柯拉松的话,罗对死亡这件事没有恐惧。死亡就是因为失去才让人畏惧,而他见识过太多的死亡,失去了自己的所有,所以才能在三年前那么坦然地说出口。可是现在有个麻烦又自说自话的柯拉松,一天到晚说什么自己能活下去,把罗内心早已熄灭的火炉用打火机点着了(就像他的肩膀一样),让罗也不禁想——也许我真的能活下去呢?

   柯拉松给了罗这样的希望。不仅如此,他还许诺自由。什么是自由?罗并不理解。

   “今晚大概不会太安稳啊,罗!”

   柯拉松咧着嘴像平日一样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皮鞋踏在木质甲板上声音很响,盖过了海水翻腾的响声。他也坐下来,背靠一个木板箱。

   “还要多久才能到?”罗问,冷气灌进他的嘴让他一哆嗦。

   “很快了。你要撑住啊!”柯拉松把一小段黑色斗篷罩在他身后,增添了几分暖意。

   “我才……咳……没那么容易死!”

   “真是小孩子嘴硬!!上次差点站不起来的是谁?你认识么?……你怎么还没睡觉?”

   “太吵了。”罗实话实说。

   柯拉松看看天空,一打响指。

   他们安静了。风绕开这个区域,海洋也不再喧嚣。只剩下船依旧在颠簸个不停,可是已经好上太多了。罗不得不承认他很感激,但没说出口。

   “这样呢?”

   “还可以。”

   “要求真高啊你!!”

   罗微微地笑了。

 但过不久罗发现,即使周遭安静得可怕,他还是睡不着。我很累,他开始自我催眠,我要睡觉。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满脑子都是“白色城镇“,都是父母和拉米。他就这么僵硬地、直直地盯着甲板,直到柯拉松也发现了不对,一脸怀疑地看着他,嘴角上扬得有些犹豫。

“你知道什么故事么?”罗问,“睡前故事……之类的。”他觉得很不好意思,声音越来越低。“我睡不着。”

柯拉松难得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眼睛发亮地说——

“没有!!”

“那你开心什么啊!!” 

“你想听什么?什么是故事?”

“呃,就是童话之类的,虚构的事情。”

“我从来没听过故事。”

“你母亲没有给你讲过么?”

柯拉松难得地沉默了。他好像也在回忆什么。连罗也发现了不对。

“不知道也没事!反正……”

“从前有个白色城镇来的小孩,觉得自己要死了,然后在海上找到了手术之果,没死,还自由了。”

“……这是什么。“

“你说的,故事啊。海上童话。”

“这算什么故事啊!这明明就是在发生的事啊!“要不是没力气,罗真想给柯拉松的脸上来一拳。

“那你就承认自己不会死咯。“柯拉松摊开手,笑得特别灿烂。

罗被他的逻辑搞得迷糊,却又不能反驳什么。只好缩了缩,小声骂了柯拉松几句。

“柯拉松,什么是自由啊?”罗问他。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柯拉松垂下头,看上去对一根木刺着了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喝酒就喝,想笑就笑,想说话就说话……”

“停停停!”罗打断了柯拉松大段的“想……就……”格式,“就是干什么都行?”

“对啊!干什么都行!”柯拉松粲然一笑。

“我现在就是这样。”罗说,觉得柯拉松好笑得很。

“你没有,罗。”柯拉松看着天空,眼神严肃认真,让罗也忍不住认真起来。“你快死了,所以觉得自己干什么都行。你想想,假如你想吃戴色特岛上的苹果馅饼,你能去么?假如你想去威蓬岛上买一把世界上最好的剑,你能去么?你这么想着,你却不能这么去做,所以你不自由。假如你吃了手术之果,活下来,你就能去了,这才叫自由。”

  罗震惊了一会儿,既为柯拉松的话,也为了自己。他发现自己的确不自由。

 “当年我捅了你,你痛么?”过了许久,罗问。

 “有点,不过没事!”柯拉松摸了摸鼻子,“当年你的力气不大,和小猫挠了一样。”

 “别这么说我!还有,你为什么……额,这么希望我自由啊?”

 “因为我自己不行啊,所以就只好帮你变得自由咯。”柯拉松的声音很轻。轻得放进海里都能漂起来。

  罗想着这句话,虽然白色城镇的影子还在他的脑子里,但“自由”这个词有点像光,让他莫名安心下来。

  他终于睡着了。

 

评论(5)
热度(23)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