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寻梦维也纳

寻梦维也纳

Cp:虹林檎

 

*送给温爹的生贺!!十分简陋又不好吃……

*看完《摇滚莫扎特》和向爸的画的脑洞

*为什么是维也纳?我也不知道。比较顺口??

 

  从熙熙攘攘的车站里迈出来的瞬间,阿杰叹了口气。

  ……维也纳真美。是的,眼前的男女都穿着考究,街道有条不紊,明朗的阳光跳动着打在树上像金镀的音符,这画面就像一首和谐流畅的曲子。

  阿杰放下手中的皮箱,在感慨的同时突然感觉到后悔和不安。自己毅然决然只身踏上列车,挥别家乡的亲人和朋友来到这里,这个音乐之都,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些只活跃在五线谱上的音符和短短的音乐么?她在这里可以说一无所有,除了挎包里面被妥善保管的维也纳音乐大学通知书。是啊,我至少还有未来可以去期待。

  阿杰刚下定决心迈出步子,准备去找一辆马车,一道彩虹袭击了她。

  字面意义上的袭击。

  ……这人有什么病?倒不是阿杰气她撞倒了自己,她一睁眼在阳光下看到的是一片鲜亮的彩虹。彩虹色的……什么?

  答案是头发。行凶者很快反应过来,从阿杰身上一跃而起,先紧张地摸向背后的盒子,又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自己裤子上的灰尘,最后看见还愣在地上的阿杰,和散落一地的稿纸,连忙伸出手。

  “真对不起!乐团的排练要迟到了。唉,你没摔伤吧?”她的声线是跳动的,她的眼睛如玫瑰般明亮,她的气息是蓬勃的。阿杰听到她声音的第一秒钟,就像有什么自动谱起了乐章,弹拨起她的心。所有的场景都开始奏乐,一切都恰到好处。

  “没事。”阿杰摇了摇头,开始和那姑娘一起捡地上的乐谱。

  “喔!你也是维也纳音乐大学的?”她半跪在地上,捏着那个信封。

  “新生而已。”阿杰整好所有稿纸塞进挎包,站起来整整衣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得……”
   走了两字被赌在喉间,女孩扑上来攥住阿杰的手,“太好了那我可以把你带到乐团去!你听说过《生日宴会十一月伊始》么?那位有名的剧作家温蒂?暮光已经谱好了所有曲子,萍琪的伴舞也完美无缺,瑞瑞的服装和道具也好了,小蝶的歌喉我也不多说了!还有海报……哦天哪你必须得和我来!”

   进行曲一般的话语涌进阿杰的耳朵,她还没反应过来,玫瑰眼睛已经拎起了她的箱子,又像拎箱子一样拎起了阿杰,带着她跳上一辆马车。

   “覆叶剧院,谢谢!”她扒着横木对车夫喊了一句,又扭回头来看着恍然大悟般的阿杰。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忽略了“跳下马车”等一系列合理选择,阿杰看着绽放着笑容的玫瑰眼睛,恍惚间觉得一切像她正欲谱写的曲子般美好。

   “黛西。叫我黛西。覆叶剧院的小提琴手。”黛西搭上阿杰的肩膀。“伙计,换上你的盛装!欢迎来到维也纳!”

阿杰看着笑得眯起眼睛的黛西。音乐会带着你走向一切美好,这曾是她的启蒙老师告诉她的,阿杰现在,在维也纳,下午的温暖气息和美好景色笼罩着她,坐着的马车疾速驶向一段崭新的人生,还面对着一个玫瑰色眼睛,彩虹色头发的小提琴手。

我相信了。

  


2017-04-23
 
评论
热度(22)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