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苹果烈酒

苹果烈酒

Applejack

 

*RD视角

*Applejack也有苹果烈酒之意

 

   似乎在彭尼威尔这个小镇里,是没有人不知道苹果烈酒的。无论你走到哪一户人家里,酒柜里最显眼的地方总是一瓶彭尼威尔产的苹果烈酒。务实的来说,苹果烈酒并不是人们的主要饮品。曾经有个人对这款酒太过着迷,高调地宣布他除了这酒什么都不喝,结局是他整个人陷在装酒的木桶里被人们抬去了医院。但是,苹果烈酒的“多用”无需多言,有人用它沾着馅饼吃,有人用它调鸡尾酒,甚至有个心血来潮的画家用酒作了幅画。总而言之,除了单纯地饮用之外,苹果烈酒的用处和好处多到数不完。

   人们评价这款酒:“尝起来比阳光更闪耀,比夜晚更深邃。”

   这些话我是早有耳闻的,我不是个酒鬼(至少现在还不是,但我想快了),但是个冒险家。有些溺于享乐的人觉得喝新酒就和探险一样,对此我举双手赞同。于是当我到达彭尼威尔的第一时间,连背包都没卸下,便启程去了苹果烈酒的产地。只有原产地才能带来最好的品尝体验。

   我从一个热心的当地人要来了去往目的地的地图。那粉色卷发的姑娘画功了得,只是她“热心”得几乎过了头,让我简直心有余悸。先是问了我一大串问题,由于语速原因我一个都没听懂;之后又对我的彩虹色头发大肆夸奖,最后听说我的意图后自告奋勇想帮我领路。我拒绝后她失望的表情差点让我心软,结果她迅速掏出纸笔画好地图,笑着塞在我怀里,变化之快让我感慨人真是种复杂的生物。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跑过去牵起一个紫发女孩的手,两人笑靥如花。愉快的心情是会传染的。我再次踏上我的旅程。

   阳光正好,像酒一样洒在通往名为“香甜苹果园”的农庄的路上。对于一个旅行者、冒险家,现在是最值得享受的时刻。没怎么被修整过的小径搭配着踩到叶子的清脆声响,让我回想起戴着草帽,挽着野餐篮的美好时光。我想起那句颇有名的评价,不知那酒是不是真的比这阳光更闪耀?

   约莫下午两点半,我终于到达了果园。它很古老,看起来比整个镇子还老,如果这个果园是人的话,她一定有很多故事可以讲。围墙低矮,依附着藤蔓。大门敞开向着所有愿意来的人,淳朴至极。推开门时我没有感觉到自己是个不速之客,一个闯入者,也许是这里的氛围过于美好了些,甚至让我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毫不费力地,我来到果园里唯一的建筑物前。推开木门——

   “你回来早了,又忘了什么东西么?”

   很有活力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刚喝过酒的人,连喉咙里都透着香气。

   我们俩打了个照面。

   她就是我心目中完美的酒馆店员。金色的头发像上好的酒液,在靠近发尾的地方随意地扎一圈,绿眼睛是装饰用的橄榄,笑容是品酒时配的甜饼。她就像一杯活动的佳酿。

  “听说你们的苹果烈酒很有名。”我说。

   桌子上没有铺桌布,木纹自然蜿蜒,旁边的吧台里立着许多酒瓶。

  “萍琪的酒吧里也有不少。”

  “原产地的酒总是比外面的好。”

   我们对视。

   “不错的想法。”她拐去吧台。

   我便大大咧咧地坐下,把背包放在一边,撑着脑袋看她在那里倒酒。她给了我一个微笑,和这个地方一样让人似曾相识。

   她迅速而干脆的打开瓶盖的第一个瞬间,酒香就溢满了我的全身,对此我想不出更好的比喻,一方面是个人因素的限制,一方面是已然神志不清。

  “你成年了么?”她在对面坐下。

  “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起来年轻得过分。像从家里离家出走来喝酒的一样。”

   我没回话,拿过杯子一饮而尽。

   不愧是烈酒,仿佛它不是顺着喉咙往胃里走似的,而是逆着重力往头上去。这感觉就像被重击后陷入了甜美的昏迷,醒来后反而感觉神清气爽。味道温暖而不刺激,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劲不减反增。不难理解,那句评价真是恰如其分。

  “证明完毕。”

  “你好,我是苹果杰克(applejack)。”她伸过手。

  “你就是抱负盛名的烈酒?我是云宝黛西。”

   没有人需要开口。酒自有一种气氛,酒友自有一种语言。

   她掂起那张地图,“既然你已经遇到了萍琪,她没和你说,喝苹果烈酒之前要给人礼物么?……当然了,这样的好酒可是需要奖励的。”

   我看着她真挚的眼神。“有理有据。你想要什么?”

   “一个朋友。”

   我想,那个酒桶里的勇士后继有人了。

 

END

   

   

 


2017-04-23
 
评论(1)
热度(44)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