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How to get dressed

How to get dressed?

Cp:虹林檎

 

*作者是个没穿过裙子的大傻子;)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她们俩结婚,我们也要穿礼服?”

  黛西陷在一堆布料里(当然是她搞乱的),用手指掂起一条裙子边上的蕾丝,丝毫不遮挡脸上的嫌恶神色,“这些东西就和泡沫似的,它们让我觉得根本没穿衣服。”

  “没办法,你知道瑞瑞的性格,她要是看见你在婚礼上不穿礼服,只怕会把自己的婚礼都忘了。”阿杰用手夹着抹胸裙往上提,“……但是,这,也,太紧了。”阿杰深吸一口气,憋了四五秒,把身后的拉链猛地往下拉。“只怕我会在婚礼上缺氧昏过去。”她沮丧地嘟哝。

  “那样也好,这样我能在瑞瑞的尖叫声里把你扛出去顺便脱了这一身薄如蝉翼的……随便什么!”

  两人隔着一条洁白的河流无语对望。

  “要我说,我们结婚一定不穿这些东西。”

  “牛仔裤就很好。”

  “T恤也不错。”

  “干活方便。”

  “跑步快。”

  “就这么定了。”

  “不如就在你家果园办婚礼吧,我们可以用枫叶糖浆当作礼物。哦对了,还有果汁,很多很多的果汁!”

  “没问题,甜心。但你不是说你喜欢那座雪山的雪线以北那地方么?”

  “但是在果园里可以在路上疯跑啊!我可以牵着你的手,躺在树荫下面交换誓词,像一次野餐似的。”

  “隔着登山服拥抱不也很好?也许我们接吻的时候滑雪眼镜会撞到一起。戒指回来再戴吧,戒指应该和爱一样温暖。”

   她想象着苹果园中的赛跑,约定,拥抱,笑容和笑声,朋友和家人,祝福和称赞。她幻想着雪线以北的小憩,誓言,亲吻,欢呼与击掌,领结与彩带,温暖与寒冷。

   还有对方。一个不在白色裙子和轻薄面纱里的对方,穿着适合活动的牛仔裤T恤或厚实的外套。毕竟这才是她们。

   最后只有一个问题了。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异口同声。

 

——————

答:明天。

礼服当然没穿。(

 

 

 


2017-04-23
 
评论(2)
热度(26)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