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覆叶街】下水道诗人雷德

下水道诗人雷德

Red the poet

 

他们总说她“臭名昭著”。

然而指的其实是下水道的气味。

 

————————

  我收到那封写满字的信纸已经有一周了。

  仔细来看,这封信的字还是很清晰易懂的,但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被它吓一跳,因为这张纸几乎像被泼上了某种永不褪色的墨水,密密麻麻,简直就像个玩笑。我拿着它楞了许久,然后把它草草夹进《爱情半夜餐》里。

  四天后的夜晚,没有任何值得记录的文字在我的脑子里,我郁闷地翻开《爱情半夜餐》,这张纸便轻飘飘地落在了桌上。作为一个作家,在作家奇异的好奇心的推动下,我开始研究这张信纸。

  令我惊讶的是,这封信的语言幽默,文笔流畅,以第一人称记录了作者的一天。虽然在叙述中有一些让人不明所以的句子,比如“我心情愉快——一只燕子差点扑到我的脸上……”,但总体上相当具有魅力,甚至比我自己的文章更让我喜欢。接下来,似乎是作者写得兴起,上下行重叠在一起,完全认不出来。我感到一阵失望,就像一篇短篇小说在邻近结尾的时候戛然而止,这比缺失高潮部分更令我不满。

  我继续努力了一会儿,最终只能放弃。尽管有《爱情半夜餐》的帮助,我仍然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尾。我想尝试把信纸在火上烤一烤,说不定会有用柠檬汁写的字在上面。而当我真的把它放在蜡烛上烤时,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差点被烧了个洞。我心疼地翻过信纸,却看见下面那个草草的落款——

雷德。

红街下水道。

我默默地想:为什么不早点翻过来呢。

此后,关于到底要不要去,我着实考虑了许久,一来我不知道这个雷德到底是什么人,二来我不知道我能否找到他,下水道可不是什么通常的住处……在纠结之中我根本写不出任何东西,连此前自认为的完美构思也无从下笔。

我拿着信纸思索良久,上面的句子活泼生动,就像字里行间跳动着鲜活的光芒。我把它仔细叠好,放进背包。

在收到那封信一周后,我踏上寻找雷德之路。

说得好像要翻山越岭一样,红街其实就在我住的地方不远处。

那里是个偏僻的地方,我突然想起来,还有过不少奇怪的流言。有人说以前看到过带着鹦鹉的巫师,还有人说看到过抱着一大叠稿纸和画稿的翻译官,还有捧着花的花坊主,巨型眼球、长着猫耳的公主(?)……听说附近不少家长吓唬小孩子的话就是:“你再xxxx我就把你丢到红街去!”

 我攥了攥背包带,脚步变得缓慢起来。红街已经近在咫尺了,街口有个邮筒。我想,雷德的信是不是都从这里寄出去呢?他会收到多少回信呢?有没有人像我一样,仅仅因为喜欢纸上的故事而特地过来?

 犹豫并不是突然才有的,只是在一瞬间加剧爆发。这也许只是个玩笑罢了,故事是从某本我还未看到的书上摘得,我也许回去最好。

 我看了一眼红街,阳光溅在安静的街道上,所有的东西都像带着一种湿漉漉的温暖,让人心安,让人想留下来。

    我刚想转身,听到有人说:

    “你收到我的信了?真开心你能过来。”

    有个手里捧着一大摞信纸的蓝发女孩,看起来比我更年轻一些,笑嘻嘻地看着我。

   “你好,我是诗人雷德。”

    她的笑脸在阳光下没有阴影。

这意义重大。我的小说家的直觉开始叫嚣。她将是一个重要的人。这里将会是一个重要的地方。

“我吓到你了吗?那真是抱歉。温蒂总让我不要在人背后突然讲话。”

她边说边将手里的信件塞进邮筒,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放在邮筒上,信封上有个鹦鹉的贴纸。“这样温蒂应该能收到了。从来没见过你呢,游客么?还是迷路了?”

我仿佛被她定格了,直到她向我发问时才能活动。我急急忙忙地把背包一甩,摸出那张信纸展开,“额,请问……你就是……给我寄信的,雷德?”

她捏起信纸看看,笑道:“是啊,这字真是太明显了。”

“你好,我是简昆,简昆·西莫斯,我是个小说家。我很喜欢你…您的文章,但是这封信上缺了一点,我就自作主张过来了……会不会麻烦到您?”

“完全不会!简直太好了!我读过你的小说,那都很不错!我喜欢你的五角星发饰,别那么拘谨,我可以叫你简么?你让我想起一个叫BD的美丽的旅人,她已经住在这儿了……好了,既然是为我,可以请你来我的下水道看看么?”

这根本算不上一个邀请,因为雷德直接拉过我的手腕,带着种不容置疑的肯定。但我喜欢,这条街让我喜欢,这对我来说并不寻常。红街是个令人无法逃离的地方,它有某种魔力,我确定,这里的阳光、街巷、店铺都带着某种魔法的光泽。

“欢迎来到覆叶街!”

“好!……等等,不是红街么?”

“哦,你喜欢那个名字么?那也行,欢迎来到红街温街向街黄街a……”

“还是覆叶街吧。”

雷德带着我走向覆叶街的深处,她的脚步轻快,蓝色头发有节奏拍打着肩部,我发现她总能踩在阳光上。而我则是边走边四处看,花坊门口的花开得灿烂;写着“翻译”字样的铺面里都是稿纸;有个牌子上写着“日落员”,还有一个写着“眼球”……每个地方都恰到好处,丝毫不让人感到奇怪。只有一个地方空着,我思忖,这里可以开一家书店,如果我可以的话……

“好了,就是这里!”雷德转身对着我,“你准备好了没?”

我看到一块木牌子,挂着几个星座的挂饰,上面写着“雷德的下水道”。

“当然!”

  她拉住我的手,“覆叶街之旅就此开始!”

  我想,人生有多少次这样的经历呢,遇到新的人,见到新的事物,获得对未来的期待,得到生命中永远难以抹去的回忆,让全身都被幸福灌满。

  覆叶街不会让我失望的。

 

下水道诗人雷德完


————————

发上来了!不知道打什么tag好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2017-05-01
 
评论
热度(15)
  1.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Janek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覆叶街有tag啦!!狂喜乱舞哇哇哇!!!太好了呃呃呃呃呃呃简爸万岁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