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虹林檎】ESCAPE

私奔

ESCAPE

 

  说实话,黛西有点无聊了。

 

  阿杰是不错,是很好,但她有点无聊了。阿杰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直奔果园,七点半的时候回来,给刚睡醒的黛西一个新摘的苹果,还带着露水呢,洗都不用洗。两人共进早餐,看下维罗娜带回来的彭尼维尔日报,感慨怎么萍琪又开派对,瑞瑞又得出差,小蝶新宠物又闹事情。阿杰笑着说,以前报纸上还有你呢,胡乱下雨搞砸了宴会,把这里那里搞得乱七八糟。黛西说我可不像你,模范公民,上报纸全是好事。

 

  阿杰喝了口果汁,不置可否。结束早餐,阿杰凑过来吻下黛西的额头。我走了,晚上见。她挥挥手,走出家门不回头。

 

  黛西看着她在阳光里越走越远,继续吃没吃完的吐司。今天是休假吧,就算不是,那也算了。黛西踢踢踏踏地上楼,躺回床上,再打几个滚。枕头边上有金色的长发丝,还有温度,阿杰睡觉很熟,很稳,不打呼噜,不踢不踹,简直是理想床伴。阿杰各方面都很理想。黛西想。

 

  ……可是怎么办呢,我有点无聊啊。

 

  黛西早就知道自己不安分,长翅膀不就这个用的么?她喜欢冒险,以前一个人,不久前和阿杰一起两个人。以前一个人的时候经常出事,撞上树啦掉进河啦,黛西虽然疼,也是乐此不疲。开心啊,多开心,有种打破框架的刺激感,心口激荡着狂喜和惊讶,像飞到遥远的星球上。黛西曾经骑着自行车从彭尼威尔最高的山峰往下,和自由落体差不多了,但那次是真棒,风啊天空啊手心的温度啊,她在车上发出欢呼,多嘹亮,多自由。

 

  后来和阿杰好上了,拉着她一起冒险。探索东边的森林,有人说另一边有条神奇的街道;探索西边的河流,去找它的尽头。阿杰刚开始还不太适应,后来养成了随身携带创口贴和红药水的习惯。

 

  以前包扎都是黛西自己,这么久了她硬是没学会,每次都像个残次品木乃伊,吓得瑞瑞尖叫了好一会儿。现在不一样了,阿杰手巧,包扎到最后还能扎出个结,好看得不得了。

 

  可是阿杰是个好女孩,她陪自己是因为她喜欢自己,阿杰也说她喜欢冒险。可是她毕竟是个好姑娘,家里的好成员,她喜欢冒险,可黛西觉得她更喜欢和家人聊天,看看夕阳烤烤派之类的。阿杰带她参加过几次家庭聚会,黛西不讨厌,阿杰家人都很和善,对她俩的关系也很宽容,黛西很感激。

 

  但是我们是不一样的。黛西仔细地想。我喜欢向外跑,阿杰喜欢待在里面。我们是互相喜欢,说爱也好。但我们不一样啊。

 

  黛西知道阿杰也想到了这一点,她最近在果园越待越晚,但早餐时的苹果不会变。

 

  两人都有这个意识就好办了,不会太尴尬。

 

  黛西决定她要找个新伴侣。暮光她们问起了会有点难解释,但黛西不想无聊啊。我会努力解释的。她想。我要找个人,她最好像我一样,那她得是……

 

  黛西一时想不起来,索性睡着了。我爱阿杰啊,但我也爱我自己。她想。

 

  几天后的早餐时间,黛西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条广告。我走了,阿杰说。黛西随意地挥了挥手,眼睛继续黏在报纸上。

 

  “如果你也喜欢冰镇苹果汁朗姆酒

如果你也喜欢午夜去屋顶看星星

如果你也喜欢突然跳上火车去个不熟悉的地方

 

如果你对纠结衣服的颜色没兴趣

如果你对被困在家里无所事事深恶痛绝

 

如果比起走你更喜欢跑

如果比起落日你更喜欢清晨

如果纪念日你接受烛光晚餐

 

来找我吧,我会带你私奔

因为我就是你在寻找的伴侣”

 

文笔不错,很有感染力。黛西缓了一会儿。

 

怎么办呢?我喜欢冰镇苹果汁朗姆酒,我喜欢看星星,我喜欢漫无目的地乱走。阿杰不太带酒回来,苹果汁再好喝总会有点腻;阿杰工作很累,她睡得很晚,起得很早;阿杰没什么空陪自己乱走。

 

怎么办呢?我讨厌纠结衣服的颜色,被困在家里会气得不行。阿杰有时会带来瑞瑞的新作品,抱歉地让自己当会儿模特;阿杰在休假时愿意赖在家里。

 

怎么办呢?我喜欢跑,我喜欢清晨。阿杰从没提过烛光晚餐,我们不太过纪念日。

 

怎么办呢?我好像爱上她了。

 

黛西冲回房间,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我喜欢冰镇苹果汁朗姆酒

  我也喜欢星星

  我想乱跑,开拓新地方

 

  给我新衣服让我心烦

  待在家里不能容忍!

 

  我想一直跑

  我想活在清晨

  我在想象烛光晚餐,还有私奔

 

  或许我们能见个面?

  明晚七点,彭尼威尔酒吧见

  我很好认”

 

  她把信投进信箱,给广告上的地址。

 

  黛西觉得自己再次感受到那种冒险时的快感,像激动地喘不上气,全身心都是兴奋。

 

  明天,明天!黛西想。

 

  第二天黛西特地穿了最喜欢的T恤衫,她突然想起初遇阿杰时好像也是这件衣服,有些缅怀有些感慨。阿杰真好。她忽然有些失落。

 

  黛西在七点准时到了酒吧,现在正是人最多的时候,此起彼伏的笑声和碰杯声让黛西心情很好,几乎要唱起歌来了。我的真爱会在哪儿呢?

 

  然后黛西确定自己看见了她,因为黛西喜欢她的笑容,是黛西自认为的爱人应该有的笑容。

 

  那人靠在吧台上,拿着一杯冰镇苹果汁朗姆酒,笑得无比开怀。她绿色的眼睛流转着光彩,倒映着酒吧昏黄的灯光,她的金发柔顺,牛仔帽略有歪斜。她手里拿着张纸,是黛西的信纸。

 

  是阿杰。

 

  黛西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她朝阿杰走过去。

 

  阿杰看见她。哦,竟然是你啊。

 

  她们大眼瞪大眼地看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抱在一起,脸蹭在一起,嘴唇绞在一起。

 

  然后酒吧开始放起《ESCAPE》,阿杰牵住黛西的手开始轻轻摇晃,像是一支舞。她们的眼睛里有星星一样,自带光芒。她们不知觉间吸引了不少注意,大家看着她们,都感慨:啊,爱情真好。

 

  我不知道你也喜欢冰镇苹果汁朗姆酒,也喜欢看星星,也喜欢到处乱走。好的,我下次会多带点酒回来,我们最好现在就去买个冰柜。还有,我会和瑞瑞说好的,所有衣服都给小蝶,再不给萍琪,这样好了吧?休假时我陪你出去走走,但你等我睡会儿懒觉,真的很累。我陪你跑,我陪你在清晨起床,我给你烛光晚餐,我陪你私奔。私奔到群星尽头,到森林对面的街道,到河流之源,然后我们回家吧。

 

  黛西啊,我是你的真爱么?

 

  黛西语塞。于是她点了点头。

 

  我爱你。她说。

 

 

 

 http://music.163.com/#/m/song?id=28876116&userid=32906542

 《ESCAPE》原曲


评论(3)
热度(53)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