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瑞金】习惯

习惯

HABIT


Cp:瑞金

By:  Janek

@夜 送给你了!!


说明——金不应该是个什么感情都不知道的人。他还是很敏锐的!(我流金)


————————————————————————



  啊?


  这是金的反应,就一个单字。他刚打完一只怪,正在查看裁判球给的积分提示板。本来还挺高兴呢,没过几天又出来个新技能,正神采飞扬手舞足蹈,结果被凯莉一个问题噤了声,像是听见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不知道要不要回答还是回答什么好,最后只是啊了一声,挠了挠头。


  凯莉自诩无趣又尴尬,问他这种问题。她剥开颗棒棒糖塞进嘴里,又心想问不出什么来实在有点可惜,外带着金这副样子就让人想欺负,所以凯莉又问了一次。


  你是不是喜欢格瑞啊?


  不是凯莉空穴来风,凹凸大赛里情侣不少,不过大多数还是互惠互利一样,组个队,有了更优秀的搭档就分道扬镳,谁也不尴尬,反倒挺好。毕竟是比赛,输赢比感情更重要。凯莉也不是没见过,前几天还如胶似漆一起刷分,没过多久就反目成仇你死我活的。


  凯莉一早就知道金和格瑞的关系,大厅里那件事传的沸沸扬扬的。原本以为两人是普通的点头之交,再好点也不会超过朋友邻里。结果熟了才知道,一起长大的发小,看对方不知道多少年了,熟得连对方的小习惯都一清二楚。一路上凯莉从金嘴里陆陆续续听到不少格瑞的事,好的坏的都有,比如起床气,睡前看书的习惯,还有每天晚上放头巾的位置。他放枕头底下,金一脸严肃地说,我每次想报复他都不成。


   金不谈则已,一谈起格瑞就跟——比开闸的龙头还猛,差不多是潮汐、洪水级别的了。凯莉每次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听,金能从他们俩在水晶之森的初遇开始讲,讲到格瑞先出发来凹凸大赛的事,再配上动作,别提多生动了。


  他不早说啊,金抱怨,他早说我还能送送他,帮他打包整行李,结果他就一个人走了。格瑞那天晚上还和往常一样看书,和我说晚安呢,第二天就没了人影,只有个字条贴在桌上。金顿了顿,你等等啊,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条,给紫堂看。金最后还问了一句,你说他一个人会不会很害怕啊。


  紫堂也是心宽,推了推眼镜,干巴巴地说了声哇,不,不会吧。凯莉翻了个白眼,说你怎么还留着。


  金的回答是:因为格瑞不常写字条啊,这可是第一次。你说他字是不是很好看?


  凯莉差点没从星月刃上摔下去。这洪水,还是甜的,让人窒息一样腻得慌。说实话凯莉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腻,就觉得金和格瑞间不太……正常。她没什么朋友,但朋友间不该是这样的。


  怎样?凯莉思考了会儿。她喜欢掌控全局的感觉,不理解这种事让她有些恼怒。问金?算了吧,他自己完全没觉得这有不对劲。问格瑞?躲他还来不及呢,上次头发长回来都花了好久。


   有天晚上凯莉等金睡着了,叫醒紫堂幻就拉着他跑进森林,跑了大概两三百米再停下来。紫堂愣是没缓过来,扶着膝盖喘气喘了好一会儿。


  凯莉撇撇嘴,双手抱臂,有这么累么?


  我…我刚才才睡着呢。紫堂也不敢多申辩,估计是被凯莉吓习惯了。你有事么?


  有啊,凯莉大大方方地坐在星月刃上,问紫堂,你觉得金和格瑞之间怎么样啊?


  紫堂像是突然失去了听力。最后小心翼翼地说,没怎样啊,很正常。我,我也没怎么见过格瑞啊……


  凯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有朋友么你?


  我有兄弟……紫堂说,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越来越低。


  凯莉颇有种世事无常的感触。她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你回去吧。紫堂倒也爽快,转头就跑,最后回头说了声,凯莉,你要真的想知道,不如问吧。


  能问我早问了啊。凯莉想。她坏心眼地拍醒了熟睡的老骨头,待他迷迷糊糊地问“凯莉小姐有事么”时回答:没有,我只是不爽。


  这不爽延续的时间有点久,久到超出了凯莉的想象。金还是没心没肺的,有时看见路边的石头、溪边的花都能谈到格瑞。诶,凯莉你知道吗,金指了指花说,格瑞他其实挺喜欢花的,他在桌子上放了一瓶野花,我采的,那次我为了摘花差点掉河里,裤子都湿了。回去后我把花给格瑞,他先教训了我好久,然后又养了那束花好久,比训我的时间久多了。然而金有一点还是不错的,他看人脸色还行,一旦发现凯莉脸色不对,一看就像要打人了,马上就跑到紫堂哪儿继续说。诶紫堂你知道吗……


  凯莉一点也不同情紫堂,反倒有些幸灾乐祸:凹凸大赛就是这么残酷,明白了吗?她有时看着紫堂拒绝不出来的样子还想笑呢。


  凯莉毕竟还是女孩子,这点敏锐度还是有的。她本来只是觉得金和格瑞之间有些不寻常,两人之间像被某种丝线,牢固的丝线连接在一起,无论相隔多远都无法分离。这是打心底里的……信任?依靠?或者是,喜欢?


  凯莉突然有种豁然开朗、醍醐灌顶的感觉,连眼前的怪都可爱了不少。还有更好的解释么?凯莉开心得想驾着星月刃直奔金的位置。显示屏显示他们在一块空旷的地方,正好,适合拷问。凯莉抬手挡了挡太阳。


  金正和紫堂挥手,分开了。凯莉嘴角一弯,好时机啊。


  凯莉跳下星月刃,叉着腰问和她打招呼的金:


  金,你是不是喜欢格瑞啊?


  金没反应过来,凯莉有点自豪地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说实话,她觉得金是个榆木脑袋,没有一丝属于感情的地方,可能有点过分,但金大概就是这样。


  一根棒棒糖都快吃没了,金还在那儿傻站着。扭扭捏捏的,凯莉撇撇嘴角,像个小女孩似的。


  我当然喜欢他啊。金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凯莉再次骄傲得胜一样,傻瓜,我是说——


  我爱他。金说。


  这下轮到凯莉语塞了。她是真没想到,她以为金连爱怎么读都不知道,现在倒好,其实也没有怎么样,很震惊而已,把糖硬生生咬碎了,有点疼。这事以后再说。


  金,你明白……


  我明白。金笑了,凯莉又有了那种腻得慌的感觉,但又很温暖,很舒服,很像爱应该有的感觉。


  金说,这么多年了,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我是真的脑子有问题。


  我想,我只是已经习惯喜欢他了而已。


  从初遇开始,他小时候还好,没现在那么冷淡,偶尔还会被我拉着玩,虽然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越长大越不让我跟着,我偷偷跟去还教训我,我姐都没那么凶。然后我下次还是跟,反正他打我也没事,我就是喜欢他,打心底里喜欢,我知道他也不是真嫌弃我,格瑞这个人啊,就这点不好。


    习惯这种东西很难改,他现在对我爱答不理的,让我别碍他事,我还是喜欢他。你想想,他这么好,这么优秀。他从小帮我帮到大,是看我出糗最多的人,是我家人,是我最好的朋友。


  从喜欢晋升到另一种喜欢很难,从另一种喜欢晋升到爱更难。


  但是我爱格瑞啊。他和我一起过了这么多年,这么多日日月月,分分秒秒,你能体会么?我的生命不只是属于我的,还有一部分是属于他的。我活着,我笑,我哭,我快乐或者悲伤,都和格瑞有关系。所以我要变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


  我问过姐姐什么是爱,那时我还小,姐姐想了想揉着我的头对我说:大概就是,当你和他在一起,你会忘记世界上所有的准则和规定。无论去哪里,只要有他在,都会感觉很安全。


  我姐姐真是智慧,金轻松地笑了,往上扶了扶帽子。只要格瑞在,我去哪里都一样,都可以。


  我姐刚失踪那会儿,我急得要命,每天躲被子里哭,又不好意思在格瑞面前表现出来。结果他有天晚上问我能不能一起睡,明明应该是我的问题,却要我来回答。那晚是那些天来我唯一睡得好的一天。金摊摊手,你说格瑞好不好?


  所以我说,总有一天,我要强大到能保护他。到那时候,我再说出来也不迟。谢谢你,凯莉。金的眼神真挚坚定。


  凯莉不知道谢自己干什么,但她习惯性地转开头,哼了一声。


  ……习惯真是个坏东西。凯莉反应过来后懊恼地想。





*大概是谢凯莉听自己话痨


评论(18)
热度(233)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