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原之北有红鹿
温茶切瓜等猹来
乐不思蜀待宋归
夜长饭熟卷已开
短有音律百日安
千鸦过祠白狼立
海静无声看风亏
待笔下
一切从简,一切从繁

【瑞金】离别与晚安

离别与晚安

Goodbye and goodnight

cp:瑞金

”金永远是金,也许他的光芒只有格瑞能看见,那也足够了,因为看见这光芒的人是格瑞。“


*秋金亲情向描写有

——————————————

 

 

 

 

1.很久以前

 

  金和格瑞都来了。

 

  那是个夜晚,没什么星星。登格鲁星位置偏僻,除了一些特别的时候是很少见到星星的。在这里,美和快乐一直都是奢侈品。但是有风,还很大,吹得人得大声说话,否则前一个音与后一个音几乎无法相连,明明在眼前却又听不清楚,给人以千里之外的错觉。

 

  在别离的时候有这种错觉,该说是分外应景还是不合时宜呢。

 

  秋用力攥紧背包的背带,粗劣的布料硌手,想来等会儿手就会变红,好久才褪得下去。她很想安慰金,又很想保持沉默,最后抿抿嘴唇,叹了口气。

  

   金就站在她对面,站在风和黑夜里,与她隔着一点点距离,恰好能牵手但不够拥抱。他低着点头,又带着帽子,所以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只露出了他撇着的嘴。他的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秋能从衣服的褶皱里看出来他正紧捏着拳头。金偶尔在地上蹭一下鞋底。

 

  格瑞盯着她,眼睛里还是一样,近乎什么都没有。但让人安心,似乎只要他在,所有的事都能解决。秋在做下去凹凸大赛的决定以前就找过格瑞,大意是能不能请他帮忙照顾金。金太单纯,所以冲动、坦诚、乐于信任。但别人不会这样,秋说,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他会很难过的,各种意义上。

 

  格瑞点点头,不咸不淡地回了个“嗯”,对于秋来说已经足够。谢谢你,秋说。这次格瑞没有回复,他看向不远处床上睡得安稳的金,一言不发,眼神却像极坚硬的金属,连试图摧毁的想法都被证伪。从那一刻起秋就不再担心金了。

 

  可是别离终究是别离,不是平时出门一样随便,其实秋偶尔出趟远门金也不会太难过,一来有格瑞在,二来他知道姐姐会回来。这次不一样,归期未定,距离不明,也难怪他听完之后嗖一下奔回房间关上门,连格瑞也不让进。秋解释了很久他才出来,撇着嘴一如现在。

 

  时间就像那时候的金,嗖地一下把他们推到了离别时分。

 

  背后的飞船已经启动了引擎,哐哐哐响得人心烦,广播也在重申着注意事项。秋调转步伐,准备给两个孩子最后一个挥手。

 

  姐姐,你会回来吗?沉默到此时的金问她,声音还像个孩子,可比较起平时的金简直成熟得不像样。

 

   秋想起自己曾多次教导金诚实的重要性,可她这会儿却想撒谎。她看见格瑞握住金的手,就安下心来。金还在看着她,她突然想到,这么晚了,你该睡了。

 

   于是秋说,晚安。

 

   然后她迈开步伐,不再回头。

 

   风却没有把金的晚安捎给秋。

 

 

 

 

2.不久以前

 

   格瑞打开灯。

 

   金早就睡了,他一向睡得早,睡眠质量还好,格瑞做什么都吵不醒他。

 

   格瑞不是没和金说过自己参加凹凸大赛的事,只是没想到金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其他反应。格瑞想,也好。然后他开始收拾行李,金和往常一样,有时缠着格瑞陪自己玩,有时托着腮坐在地板上絮絮叨叨。格瑞都有种错觉,觉得金就像不知道自己要走这件事一样。可能么?不可能。格瑞觉得金另有打算。

 

   出发那天晚上,金问格瑞能不能去送行,格瑞点点头。金于是笑了,轻松地说了声晚安,笑脸消失在门后面。

 

   格瑞写了张字条,就三个字。我走了。然后他想起金的语调。好像还掺杂着那么一点点的不舍。于是格瑞添了个“晚安”在最底下,权当回应与告别。

 

 


 

   3.不久以后

 

   金本来是坐着的,往后一倒就躺在了草丛里,两臂摊开在两边像在拥抱,火堆照着他微笑的脸庞,照出一大片带着金色的阴影。

 

   火堆很暖和,森林很空荡,夜晚很安静,金很舒畅。格瑞倚着裂斩坐在旁边,半闭着眼睛看着火堆。和往常不同,没必要小心翼翼,也没必要担心,因为金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金强,格瑞到现在还怀疑他进了前一百都是运气使然,只是他在这里,就像心里有什么折皱的被抚平,附带着写了画了些有关陪伴有关友谊有关爱的东西在上面。总之,这样的夜晚格瑞不讨厌。这几乎算是最高评价。

 

金转过头来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格瑞。他支起身子问,格瑞,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啊?

 

 当然是关于自己跑来凹凸大赛这件事了。金当然知道这有多危险,但他想找到姐姐,也许还想和格瑞一起,像往常一样。况且这是金的选择,无论金选择什么,格瑞都不能怪他。

 

 这是你的决定。格瑞说,你自己不后悔就好。

 

 金像火堆被点燃时一样,在极短的时间放出极亮的光芒。谢谢你,格瑞!他笑得就像曾经,道谢就像曾经,叫格瑞的名字也像曾经。也对,金永远是金,也许他的光芒只有格瑞能看见,那也足够了,因为看见这光芒的人是格瑞。

 

 格瑞抬头看了眼夜空,满天的星星。金躺了回去,也在看星星。他们两人一言不发。

 

 然后金说,晚安,明天见。

 

 金翻了个身,就着漫天星星翻进不知何处的梦里。

 

   

   4.很久以后

 

     凹凸大赛邻近尾声,尾声的尾声,差几个音符就能完美谢幕。仅剩的几人流落各方,等待最后的神旨。

 

     格瑞和金都不是胜者。

 

     两人的伤都不轻,绷带还剩一卷,在金口袋里,不过谁也不想用了。格瑞的裂斩和金的箭头都损毁得差不多,已经开始变淡,化作细小的碎片漂浮在空中然后消失。

 

     格瑞。金叫他的名字。格瑞转过头去,金的额头还在往外渗血,有些流进发间有些滑过嘴角,给金早已失色的嘴唇上了些色,远看显得略有了些精神气。但是格瑞离金这么近,近到除了复杂的心疼和无奈什么都没有。金咧开嘴角,把手抬高搭在格瑞肩上。这肯定不轻松,因为格瑞能感受到肩上的手的颤抖。金还努力在声音里添点笑意,可怎么听都不像。

 

     明明近在咫尺,格瑞和金都有种千里之外的错觉。被无形而未知的山系海洋隔开,远到连用尽全力的喊叫都听不清晰。

 

     也许只剩最后一句话的时间了。爱的话,已经说过,无须重申;后悔么?也不会吧,这样的结局早有预见;恐惧慌张更是排除,毕竟两人还有对方,接下来的路一定也能一起走。

 

遗憾的话倒是有可能,最大的遗憾应该是没有和你一起经历更多,以前所憧憬的,现在所珍视的,未来曾幻想的。星空、花海、最邻近太阳的山顶,歌谣、童话、你一直拒绝讲的睡前故事,拥抱、亲吻、某些心照不宣的事情。我们本来可以做的一切,在这个世界,金与格瑞,格瑞与金。

 

金这时却真真切切地笑了,他像想起来最重要的魔咒的魔法师,用最后的力气踮起脚在格瑞耳边说:

 

晚安。

 

尽管现在并非黑夜。

 

错觉消失了,山系被劈开海洋被填满,两人的距离无限拉近,灵魂间就快融为一体。

 

格瑞也笑了,他看着金,很想吻金的额头。最后却只是回了一句:

 

晚安。

 

不过这次,没有离别。

 

END

 

  

 

 

 

   

   

 

   


评论(15)
热度(107)
© Janek | Powered by LOFTER